ABC小说网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勤王圣旨传天下 上

第三百五十四章 勤王圣旨传天下 上

        “爹爹,夫君!”

        一声温柔的声音叫着,娇俏的身影从外面款款而来。

        蔡琰的发髻盘起来,一袭青色宫裙把婀娜多姿的娇躯包裹起来了,她迈着小莲步,双手托着两个小盅,走进来之后,跪坐在两人之间的案桌旁边:“刚刚让膳房熬了点骨头汤,你们都喝点!”

        “哼!”

        蔡邕又冷哼了,他发现他除了冷哼,根本做不了什么,他不禁用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一眼蔡琰:“你啊,他才上门你就按耐不住了,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怎么,这么急匆匆的来,是怕你爹难为他不成?“

        “爹,你说什么啊!”

        蔡琰俏脸绯红,怯生生的道:“女儿这也是担心你气坏的身体,这才让膳房熬了点汤给你送来!”

        “娘子,想我了吗?”

        牧景再见娇妻,眼眸明亮,小手不经意之间的拉上去。

        “不要胡闹,爹爹还在!”蔡琰小心肝噗通噗通的跳着,被牧景的大手握着,顿时娇羞起来了,一张俏脸绯红如血。

        “咳咳!”

        蔡邕看不下去了,这臭小子太可恶了,当自己是透明了,光天化日之下,不知羞耻,礼纲何在啊。

        牧景脸皮厚,不代表蔡琰脸皮也厚,脸皮本来就薄,被父亲抓了一个现成,羞射顿时变成的羞怒,她一把推开牧景的大手,喃喃的道:“爹爹,你们聊,女儿先下去了!”

        说着就要落荒而逃。

        牧景有些幽怨了看着自己的手,这小白兔怎么一下子就跑了呢。

        “哼!”

        蔡邕一看这小子一脸猥琐,顿时怒上心头,在自己面前调戏自己的女儿,还洋洋得意,找死,他顿时有哼了一声。

        蔡琰不在,在蔡邕面前,牧景顿时变成没牙的老虎,见到猫的老鼠,大气都不敢喘息,听到他的冷哼,更是噤若寒蝉,凛然巍坐。

        “牧龙图,有些话老夫本不想说,也不该老夫老说,但是你娶了昭姬,也算是我老夫半子,你父亲没有教会你的,老夫要教会你!”

        蔡邕平静下来,他看着牧景的眼眸也没有这么冷了,多了意思温情,如同在教训一个晚辈,语气深长的道:“一个男人,成婚了就等于成家,成家之男,责任二字如山,你背得住要背,背不住也要背,你新婚数日不足,一言不凡,无交代,无言语,独自离去,可会想到妻子何等难堪,此行径乃是耻辱,非汝之汝,而是昭姬之辱,她日后生生世世都会背着,一个丈夫视如鸿毛的耻辱,这是你给他的!”

        “对不起!”

        牧景诚心认错,这事情他的确做得不对,这个时代,男尊女卑,女人卑微,女人所生存的价值就是看男人对待的的态度,自己一言不发的走了,对于蔡琰来说,那是何等悲哀,她即使归为名门淑女,天下第一才女,恐怕也难逃非议。

        “爹,此事是小婿做得不对,行事鲁莽,考虑不周,但是小婿绝非故意为之,昭姬乃是吾妻,日后小婿当爱护有加,绝不让今日之事,再次发生!”

        牧景诚心的道。

        “日后如何,看汝等造化,但是老夫有言在先,昭姬为吾儿,有一日你舍弃了,老夫不舍,老夫只要不死,可养她一辈子,你敢伤害他,老夫就敢与你拼命,哪怕你老子现在是当朝相国,权倾朝野,老夫也在所不惜!”

        蔡邕沉默半响,长叹一声,不在这个话题纠缠下去了,从他把蔡琰嫁给牧景的那一天开始,他能做的事情就很少了,唯一能做的,只有这一句话了。

        “爹放心,小婿绝不会让爹看到那一天的!”牧景保证,爱与不爱,那是尚未婚假之前的考虑,婚假之后,牧景对责任二字,很是在意。

        “曹操抓到没有?”蔡邕突然问。

        “爹知道……”

        “如果可以,老夫什么都不想知道,也不愿意知道!”蔡邕面上有一丝寂寥,他又响起了那一天进攻,看到天子义愤填膺的诉骂,看到天子竭斯底里的癫狂,他不知道如何是好,现在的他,明明知道很多事情,更愿意当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蔡尚书。

        “可事关江山社稷,老夫不能不知道!”蔡邕第二次询问:“曹操抓到没有?”

        “没有!”

        牧景低沉的道:“此獠狡诈,诡计多端,我追了一路,从北邙到黄河,过了黄河有回来,沿着汜水关搜了整个东部,在中牟虽发现其人,却还是让他逃了,他进了陈留,我鞭长莫及,陈留之地,我牧氏根基全无,官吏皆为当地士族把持,除非举兵而入,不然难抓其人!”

        “那他的身上……”

        “不会错,最多一两个月,天下勤王的消息就会传回来,届时必是大战一场,血战关中,在所难免!”牧景点头道:“天子对吾父,恨之入骨,他是不惜以大汉江山为赌注,赌上吾父的命,谁也挡不住!”

        “何至如此!”

        蔡邕哀鸣长叹,勤王之念一起,天下还有忠于汉室江山的人吗?

        “爹,事情还不绝望,我们打赢了,天下还会太平!”

        “如果打输了呢?”蔡邕问。

        “打输了?”

        牧景考虑了一下,也斟酌了一下语言,想想还是给蔡邕一个直白一点的描绘比较好,于是乎道:“一旦此战输了,输的不仅仅是我父亲,还是汉室江山,不说我们牧氏下场了,到时候只能听天由命,逃得一个是一个,落草为寇待天命而已,我们就说未来的大汉朝廷,天下有勤王者,却无汉臣,有心举兵者,皆无心为臣,我父亲举兵入雒阳,天下尚稳,要的不过只是一个牧相国,他们举兵入雒阳,人多就要争,争不过就要打,到时候一个相国可分不了,自然当逐之!”

        “正所谓周起烽火,诸侯鼎力,秦失其鹿,天下共逐,汉若失雒阳,必群雄将起,天下必乱,大汉必亡,乱世若成,那就是无休止的硝烟!”

        牧景这是剧透了,但是他的剧透却是顺着思维的,蔡邕的思维已经被他带进去了,蔡邕乃是数朝老臣,不仅仅学富五车,也算是熟读历史传记,自然明白牧景的描绘不会是无的放矢。

        “夜色已凉,今夜你就在这里休息吧!”

        蔡邕恍然半日,冷汗一滴滴,最后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浑浊之气,半响之后又打量了一下牧景,那眼神有些欣赏,也有些凌厉的杀意,但是最后都化作一身叹息,然后低沉的道:“明日你们一起返家,吾儿来时光明正大,回时也堂堂正正!”

        “诺!”

        牧景拱手领命。

        然后一个蔡府管家上前,带着他去了一间客房。

        “客房?”牧景楞了一下眼,不是让他在府上休息吗,两夫妻还要分房睡,拜托,他这段时间奔走东西的,甚至挂怀那食髓知味的感觉好不好。

        “姑爷,蔡府的确有些简陋,但是这房舍已经是最好的了,你暂且在这里休息一夜!”管家道。

        “管家啊,你们小姐的阁楼在哪里啊?”牧景堂而皇之的问道。

        我是你蔡府姑爷,我怕谁。

        “啊?”管家楞了一愣。

        “就是你们小姐的闺阁啊!”

        “姑爷,你还是好生休息吧!”这回管家听明白了,顿时扭头就走。

        “靠,就知道这老头子不安好心,说什么留我在府上休息,摆明了要棒打鸳鸯!”

        牧景在客房之中来回踱步,这漫漫长夜的,一个含苞欲放的大美人就在自己隔壁不知道那个方位,肯定不远的地方,这美人还是自己名正言顺媳妇,就这么放过了,实在不甘心啊。

        于是乎,他打开窗户,小心翼翼的审视周围,蔡府可没有相国府守卫森严,从外面闯入不容易,可凭借他一个内劲武者,从里面出手,还是有机会的,他一个灵动了跳脱,化作黑夜的一道影子,开始出没在蔡府的庭院之中。

        蔡府的书阁。

        案桌上的灯光一晃一晃的,蔡邕修长的身影被拉长起来了。

        “老爷,姑爷果如你所言,没有安分的留在客房!”蔡府护卫拱手说道:“要不我去把他抓回来,按照婚娶礼仪,姑爷第一次上门,需要独居的!”

        “由他去吧!”

        蔡邕平静的道:“牧龙图连在太学上课都敢去逃学,何为礼仪纲轮,他根本不在意,老夫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你抓他回来,也看不紧他!”

        “老爷,你的脸色有些苍白,不如我去给你请给大夫看看!”护卫低沉的说道。

        “伯真!”

        “老爷,请吩咐!”护卫拱手说道。

        “从明天开始,你随昭姬回相国府,在牧龙图麾下当差吧!”

        “老爷,为什么啊?”护卫皱眉,他可是蔡府第一护卫,也是蔡府武功最高的,一直以来护卫蔡邕左右。

        “昭姬身边需要有一个人!”

        蔡邕平静的道:“你是老夫最信任的,也是最合适的,老夫需要你守着昭姬,这时局如此,天下江山,未来到底会怎么样,谁也说不清楚,老夫也不知道那一天就献给了大汉江山,唯一之念,唯有昭姬,你能护在昭姬左右,方能平我后顾无忧!”

        “固领命!”蔡固俯首而下,含泪领命。

        ******************

        光熹二年,九月,陈留。

        “父亲!”一个屋舍之中,曹操一袭长袍,跪坐在下,拱手向上,拜膝而下,叩首行礼。

        上位跪坐的是一个老者,一袭白袍,须发已白,但是一双眼眸统统有神。

        他就是的曹操的父亲,曹嵩。

        曹嵩是什么时候到陈留的。

        一直以来,他在谯县休养,但是从他接到儿子从京城传回来的信函之后,足足考虑了三天时间,他下定了决心,开始变卖了曹家所有的资产,然后率谯县的曹氏夏侯氏千余子弟,从曹氏老家沛国谯县北上,居陈留而等。

        曹操刺杀相国牧山,此事已经传天下,通缉曹操的文书早已经公布天下,曹氏已没有了安身之地,只有华上一条路,跟着曹操走到黑了。

        “阿瞒啊,你可想过,你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

        曹嵩缓缓开口,平静的问道。

        曹嵩并非普通人,他是当年宦官权臣曹腾的养子,灵帝刚刚继位的时候,也依仗他的能力,曾封为太尉之职,说起来可是一个告老还乡的三公众臣。

        他也是经历过无数朝争,老谋深算之辈,看时局的目光,丝毫不比当朝那些老臣差,只是身体一直不太好,不在担任官职而已。

        “父亲,儿子已经想清楚了!”

        曹操平起拱手:“眼下之局,已是大汉数百年来从来没有过的大乱,京师之中,牧贼擅权乱政,屠戮忠良,威逼陛下,京师之外,各路诸侯,蠢蠢欲动,而乱世之中,正是英雄用武之地,大好男儿,当以胯下马,掌中刀,博取万世功名,孩儿既身负天子之望,做事情岂能畏畏缩缩,为除国贼,为汉室振心,当举义军讨伐,马革裹尸,在所不惜!”

        “吾儿自小有主见,你的心中既已有了决断,为父哪怕倾家荡产,也当支持到底!”

        曹嵩平静的道:“为父已变卖了所有的曹氏家产,如今得金足有六万一千,汝可拿去,招募兵丁,打造兵器,你想要行义军之举,必有足够自保的实力!”

        “父亲!”曹操眼眶湿润,曹氏虽是世代富裕,可行商少,唯田地,还有一些朝廷赏赐,这么大一笔钱,恐怕整个曹氏家产都卖掉了才得之。

        “大丈夫做事,岂能有小儿姿态!”

        曹嵩沉声的道:“曹氏三代蒙受皇恩,如今到了报效汉室之时了!”

        从曹腾开始,曹氏三代,的确对汉室忠心。

        曹腾是宦官。

        宦官贪婪贪权,都情有可原,可还有无数皇帝愿意用宦官阉臣,那是因为他们的贪,都会建立在忠君之上。

        不过曹嵩虽支持儿子起义兵,但是终归担心:“可仅凭我曹氏之力,对战牧山,只能是以卵击石!”

        “父亲放心,儿有一物,可召集天下群雄!”

        曹操把一个锦盒放在父亲勉强。

        “勤王圣旨?”曹嵩双眸一亮:“这里面还有天子的印玺还有传国玉玺的烙印,货真价实,天下必尊!”

        “此一物,可胜百万雄狮!”

        曹操点头道:“这乃是陛下以最后的余力,让我带出京师的,就是希望我早日能召来勤王之兵,解救他与水火之间!”

        “好!”

        曹嵩开怀大笑起来了:“之前为父还担心你行无谋之勇,如今看来,你乃是有备而出,既有圣旨在手,天下必诛牧贼,你马上让人把圣旨拓印百份,一个月之内,老夫可让此圣旨,传天下诸侯!”

  http://www.abcxs.net/book/14521/150045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