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北洋新军阀 > 第831章 太子篇之绝境

第831章 太子篇之绝境

        杀戮就在身旁,甚至一边跑一边毛行健还能听到就他挨着不远的胡同中,入侵印第安人与蛇城居民厮杀与被杀那种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粘稠的鲜血一滴一滴的顺着木头窗框流淌下,最后被冻成冰珠子。

        每一声绝望的叫喊,每一滴血,都好像针那样狠狠地扎在他心头,可掂了掂背后的韩晓沫,他只能把头压的低低的,用赤鹿身上的大斗篷将两个人遮的紧紧的,亦步亦趋的跟在女族长的背后,狼狈的逃窜着。

        还好,原始让这些印第安人蛮勇悍不畏死,可原始也让他们根本没有军纪这个概念,蛇城有太多对他们来说是宝贝的东西,粮食!铁器!衣服裤子!还有那些烟与酒,就算对已经初步融入农耕的苏族人,都是莫大的诱惑,城已经攻破,杀戮与嗜血的愿望也被满足!这些原始人开始挨个屋子去翻找掠夺战利品。

        大队人马推进的速度并不快,三人奔跑到城右时候,基本上已经将杀入城中的印第安人大部抛在了身后。

        太子府的一边,朝向北方,还有一个小的角门,夜色中急促的风吹拂着这面敞开的门晃荡晃荡不听作响,地面上,满是凌乱的脚印,甚至还有丢在地上的鞋子与包袱,在街口左右张望了几眼,赤鹿又是猛地挥了挥手。

        背着昏迷不醒的韩晓沫,毛行健继续的小跑上来,到了门边,最后回望了一眼他亲手建立起来,如今却是沉浸在火海中的城市,咬着牙,他仓皇的逃了出去。

        这些天毛行健在城内大搞卫生建设,清出来的雪堆都堆放在了后山丘,可算是提供了个暂时落脚的庇护据点,那件披风铺在地上,把韩晓沫小心的放在上面,颤抖着找东西包扎,好半天他却是一无所获,最后忽然如梦初醒那样,从自己衣服里衬撕下了一片丝绸,沾着些干净的雪,这才擦拭了她额头上那些淤血,帮她包扎了起来。

        剩下的就得听天由命了,暂时松了口,毛行健撇过头去,他的视线却又是凝固在了赤鹿腰上拴着那个扎眼的人头上,须发皆张,梗梗脖,不,赵从龙似乎还保留着临死前那一刻的神情,愤怒,恐惧,绝望,可绝望的眼神中,偏偏还带着些许希望,复杂的神情已经被冰雪永远封冻在了那一个刹那。

        “为什么?”

        “他,很强!击败我!荣耀,杀了他!”

        看着毛行健指着人头,向身后眺望的赤鹿一如既往用她磕磕巴巴的语气平淡的回答着,可这断断续续的汉语词汇,却犹如一勺子滚油,狠狠泼在了毛行健的大脑,将他一晚上所积累的怒火全部迸发了出来。

        “我问的是为什么攻打我?就因为那一晚上吗?那也是你和我的个人恩怨,你来杀我!就像杀他一样杀我!为什么要伙同那些不开化的蛮子,焚了我蛇城!杀了那些无辜百姓!杀了那些刚刚供给你们宝贵过冬粮食,让你们不至于冻死饿死的百姓?为什么?”

        “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这些话,毛行健咆哮的都有些颤音了,激动地一口气把肺里最后一股气给吐出来,甚至说完之后,他都是忍不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良心?”

        这些话对于赤鹿来说,却是太过复杂了点,疑惑的反应片刻,她干脆放弃了研究透彻,先是有些复杂的轻轻摇了摇头说着,然后她的语气却又平静而平常起来。

        “那晚,不怪你,你没说过,娶我”

        “我!阿帕奇人!山狮部落!不是酋长!酋长打蛇城!我打蛇城!”

        手指落在了毛行健的头上,她的双眼也犹如遇上了猎物那样,美丽而危险的眯了起来。

        “天巫!你们,非长生天子民,异端,外乡人,不允许,我们的土地,死!”

        “天巫!”

        如遭雷击,毛行健情不自禁晃了两下,他脑海中,终于浮现出了临行前,苏羽苦苦相劝的情形,然而仅仅片刻,他却又是愤怒的猛地拳头砸进了雪地里,狂躁的质问着。

        “天巫!天巫!我给你们吃的!给你们喝的!让你们过得饱满,像个文明人那样,不必遭遇野兽的袭击还有饥饿的恐惧,这些都比不上远在天边几个神棍一句话吗?”

        “神棍?”

        赤鹿的脸庞又是露出了疑惑,可片刻,似乎毛行健的语气让她认定了这不是什么好词语,她脸庞上居然也浮现出一股子愤怒来,话语甚至爆发出一句她本族的词语来。

        “天巫!哈辛左那!天!”

        这一句话也结束了两人最后的交流,重重吸了一口气,赤鹿的手臂指向了西方。

        “千牛之主的儿子,回,你出生之地,永远,不要回来!赤鹿欠你的还清了!再见面,你死,我死!”

        拔起插在地上的战矛,朝着尚且烧红半边天的蛇城,女族长是头也不回的走了过去,毛行健却也没再出声,落雪中,就好似一尊雕像那样看着飞洒的雪花,许久,他忽然又是被针扎了那样,猛地转身回雪窟下面,急躁的又把自己衣服脱下了一层,裹在昏迷不醒的韩晓沫身上,然后用那个宽大的印第安大斗篷将她包裹在自己背后,背着她,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着西北方向那蜿蜒的蛇河走去。

        他是没注意,刚刚逃出来那扇门,赤鹿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爬上了门楼上,向北眺望着,没了斗篷包裹,她包裹着兽皮衣的胸口上,那个刻着凤凰的打火机,依旧摇晃的挂在那里。

        这一次对于蛇城,甚至对于新大陆移民来说,都是极其沉重的打击,第一个深入大陆的农业据点被焚毁,数以千计的移民丧生在土著人的屠刀之下,在最后那批男人的拼死争斗中,这才为这三四千老弱妇孺拼下一线生机。

        可逃出生天仅仅是第一步,从蛇城到宝石海镇这数百公里又成了一条实实在在的死亡之路,冰天雪地之下,一个个精疲力竭,冻僵了的移民妇孺走一走,直接扑倒在了寒冷的雪地上,有的人坐在石头上,片刻之后,就直接僵硬成了一具冰尸,甚至山中的野狼都不需要去袭击捕食,仅仅跟着尸体,就吃得肚子滚圆,两眼猩红。

        这些天,毛行健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浑浑噩噩背着韩晓沫走过来的。

        雪下了几天,老天爷也终于开开眼,给了这群心惊胆战,精疲力竭的大明移民一片生机,天,终于晴了!

        算是故地重游了,还是那个躲过雪的熊洞,一个个蛇城的老弱妇孺就好像死了那样,东倒西歪在了地上,她们身边,好歹一股股温暖的火苗冒了起来。

        “谢谢!谢谢!”

        讨要到了一把米,毛行健这个太子近乎磕头那样的感恩过后,又是急促的把米放在了韩晓沫随身携带的铁水壶里,湿漉漉的树枝带着呛人的青烟燃烧着,在他剧烈的咳嗽中,可算冒起了米汤,可是看着滚烫的粥,毛行健却又是犯了愁,可这一次,他仅仅犹豫了片刻,就自己猛地灌了一口,烫的直流眼泪哈了半天气,这才猛地吻在了韩晓沫干瘪的嘴唇上。

        去他妈的男女礼教吧!

        一股股米汤通过这种方式灌进韩晓沫的喉咙中,在毛行健期盼的,颤抖的注视中,发着高烧,连续昏迷了几天的韩晓沫,终于忽然咳嗽了下,艰难的开合了下小嘴儿,看着她的口型,似乎微微叫喊出了大侄子几个字,这虚弱的声音,这一瞬间对毛行健来说,却犹如天音那样,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却是放任着一股子热泪猛地从眼窝流淌下来,捂着嘴,喜极而泣的偏头向了一边。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股子哭声却是猛地映入了耳中,愕然地偏头过去,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歪着头,脸上满是铅灰色,靠在粗糙的洞壁上,再没有了生息,边上,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妇人嚎啕大哭。

        下一刻,毛行健的拳头也是狠狠地砸在了石壁上,血从他满是冻疮的受伤流淌下来,紧接着,他整个人都抱成了一坨,颤抖着战栗着缩在角落里,捂着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却哭的像个娘们那样。

        生命逝去了,不可再挽回,可路却还是要走下去。

        从冰冷的雪地中,用剑抠出石头来,勉强把她重重的埋在了洞穴深处,对着洞穴口,毛行健重重的磕了三个头,这才用大披风又是把发着烧,说着胡话的韩晓沫背在背上,跟着伛偻的难民群,接着往西北走着。

        那股子高傲,也是被毛行健丢弃了。

        付出将近一半生命,跋涉了不知道多少天,蔚蓝的海岸边上,经常是海雾缭绕的那座破破烂烂的城镇,终于映入了毛行健的眼帘,这辈子,他是头一次看这破烂的寨子如此顺眼,沙哑着嗓子,指着山脚下不远处的镇子,他喜极而泣的咆哮着。

        “我们回来了!”

        “活着回来了!!!”

        这一刻,多少人没能看到,只有经历过失去,才知道生命的珍惜,随着毛行健的呼喊声,一个个瘦骨嶙峋的难民群也是哽咽的跪伏在了雪地中,喜极而泣的嚎啕大哭着。

        然而,老天爷的残酷,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就在毛行健忘情的叫喊着时候,扑腾一声弓响,他身边,一个搂着孩子的女人不可置信的吐出一口血,旋即扑倒在了地上,满是惊骇,毛行健愕然地张望着,就在身后一百多米外的林地间,一个个黑乎乎的身影竟然也冒了出来。

        拿着一把蛇城的复合弓,站在一块突兀的大石头上,黑脚人的大酋长无风是满意的摩挲着弓弦。

        恐惧充满了毛行健的眼帘,战栗的回过头,他是嘶声竭力的嘶吼起来。

        “蛮子!快跑!!!”

  http://www.abcxs.net/book/15892/291691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