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以剑与诗歌佐茶 > 第四百三十八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4)

第四百三十八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4)

        风鸾法师言语爽快直指关键,孙苏合立时明白过来,器先生祸水东引的诡计看似粗糙但却卓有成效,看来八岐洞天虽然手段不凡,但对于今夜这一战的真实情况也只知道些零星片段,这也难怪,外有阴阳省的斗法结界隔绝,内里又是自成一方天地的棋盘世界,再加上器先生化身阴阳省幕僚监部行动二课的副课长门胁独步在其中混淆视听,站在八岐洞天的立场上,以他们掌握到的一鳞半爪来分析,只怕俨然就是我孙苏合冒用八岐洞天的名头行凶杀了岛田兄弟等四人,挑拨嫁祸,居心叵测。

        可是,为什么风鸾法师忽然又态度一变,居然如此郑重地为我辩白呢?是在试探我,敷衍我,还是真心如此?孙苏合正暗自思量,风鸾法师甩了甩尾巴,茶室南面的墙壁霍然消失,孙苏合顺势望去,映入眼中的是一间待客的禅房,只见一只身披袈裟的小熊猫坐在禅房主位,正言笑晏晏地与人饮茶交谈,模样神态赫然就是自己对面的风鸾法师,而坐在客位的是两个神情严肃的中年男人,两人皆是一身黑色风衣,着装打扮与岛田兄弟等人一般无二,一看就是阴阳省来人。禅房里还有许多僧人进进出出,有的斟茶倒水,送上茶点,有的行色匆匆,不断将各方面的情报禀告禅房里的风鸾法师。

        坐在孙苏合对面的风鸾法师此时说道:“苏合先生与谢依先生到了还没半分钟,这两位阴阳省的朋友就找上门来大兴问罪之师,南无阿弥陀佛,愚僧岂会让他们冒犯二位,于是奉上好茶,尽力敷衍,不过看他们这架势,一时半会儿是不准备走了……”他挥着爪子苦笑道:“老牛灌水,一杯又一杯,可惜了愚僧的好茶。”

        孙苏合心中暗忖,依风鸾法师话里话外的意思,他是以高明的手段将此时此刻正在另一个房间里真实生的事情在这梦境之中幻化出来。坐在这间茶室之内,自己可以身临其境地听到风鸾法师与阴阳省的两位客人之间的每一句交谈,甚至僧人们不断呈上的关于今夜一战后续影响的各种情报都如在耳边,此举足见风鸾法师的诚意。

        不过,说什么“愚僧岂会让他们冒犯二位”,说得倒是好听,刚才动手时可一点都不含糊呢。孙苏合忍不住腹诽了两句。他理了理衣服,在茶室地炉旁坐下,但周身飘动的墨色浮云仍是严阵以待。

        “谢谢大师明辨是非还我清白。不过我有些好奇,大师为什么能断言那四位牺牲者之死与我无关呢,不知大师可否为我解惑?”不弄清这一节,孙苏合仍是不能释去疑虑。

        “剑是不会说谎的。”风鸾法师答道:“苏合先生的剑既纯且烈,乃是天道行中的上之上品,奇的是底里隐约有股怨气纠缠,杀孽深重,阴魂不散,而此剑居然能从污泥秽土之中脱胎而出,如纯真赤子,此乃莲花妙相,出泥不染,成就此剑者必是心怀慈悲之人。观剑识人,苏合先生绝非身染杀业的凶手。南无阿弥陀佛,愚僧老眼昏花,为求看个真切,不得不施法逼迫,还请苏合先生见谅。”

        孙苏合知道风鸾法师所言不虚,生死关头斗法争胜,这是生命最为浓烈的一瞬,容不得半点虚伪矫饰,正因为如此,最能察知一个人的本来面目。原来如此,风鸾法师先前施展的种种手段都是为了从各个层面探查今夜一战的真相,孙苏合想想也就释然了,心中一点恼怒烟消云散,他笑道:“大师不必放在心上,说起来我还没谢过大师救我们脱离战场呢。”

        风鸾法师举起毛茸茸的双爪合十笑道:“南无阿弥陀佛,愚僧不敢掠美,苏合先生该谢的是狸华才对。愚僧是应了他的请求才出手相助,也是他向我们保证,阴阳省四位特工之死必有隐情,而且不论真相如何,一切后果由他一力承担。”

        孙苏合不由得心头一暖大受感动,没想到狸华老爷关键时刻这么够义气。

        风鸾法师感叹道:“愚僧与狸华相识这么多年,从没想过像他这般心高气傲的灵居然肯为了一个人类向我低头求助。事实证明,他的眼光果然半点不差。南无阿弥陀佛,论见识,论气魄,愚僧始终是逊他一筹,也难怪……”

        “南无阿弥陀佛。”风鸾法师话到嘴边却戛然而止,宣了声佛号,神情寂寥。

        “原来大师和狸华老爷是多年老友。”孙苏合忽然想了起来,“诶对了,刚才在深山古庙中和大师共唱谣曲的芭蕉美人,那不就是雪芙蓉雪阿婆幻化成人类形象时的模样吗?”

        当日在雪公馆,孙苏合到大厅时恰好遇到雪芙蓉与友人试演昆曲,远远见到她幻化人类模样,唱了一小段《游园惊梦》,虽然只是匆匆一面,但细腻到十分的唱腔身段一瞬间便击碎了孙苏合对于昆曲的一切无知成见,在他心中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风鸾法师搓着两只圆圆的前爪,憨笑道:“是也不是,南无阿弥陀佛,愚钝如我,又怎能描摹出她万分之一的美态。”

        “这么说,苏合先生你见过她?”风鸾法师忽然想到了什么,一下人立而起,在榻榻米上来来回回踱着步,满脸患得患失地说道:“可是你和狸华……她,她和狸华……南无阿弥陀佛,苏合先生,她,她还好吗?”

        孙苏合见风鸾法师的模样实在有些古怪,一时也不知怎么回答,只好勉强答道:“应该挺好的吧,其实我没说两句话就被她老人家轰出来了,差点还要把我打个半死,不知道这算不算精神旺健呢?哎,南无阿弥陀佛。”

        “好好好!”风鸾法师还没听完就连说了三个好字,话一出口顿时大为尴尬,他赶紧宣了声佛号:“南无阿弥陀佛,苏合先生,见谅见谅,愚僧绝对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而是,只是,可是……南无阿弥陀佛……”

        孙苏合隐约嗅出点味道来,八卦之心大起,忍不住问道:“大师,你和雪阿婆究竟是……”

        风鸾法师重重叹了口气:“愚僧对芙蓉是一见倾心,南无阿弥陀佛,自从当年上海初见,有幸听她一曲《西厢》,愚僧心里就日思夜想,再也放她不下。只可叹造化作弄,她心中只容得下一只猫,爱他也好,恨他也罢,她的心里再也容不下其他……”

        孙苏合听得一愣一愣,心叫乖乖不得了,原来狸华老爷和风鸾法师之间居然还有这么一重复杂的关系,这么说来,狸华老爷今晚为了我可真是牺牲不小,等回了家一定要拿苹果贿赂贿赂小熊,让她玩游戏时放放水,输个一两局给狸华老爷,好让他扬眉吐气一番。可是,可是,孙苏合有句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出家人……呃……出家小熊猫,也可以,也可以谈情说爱吗?”

        风鸾法师似乎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抓了抓脑袋答道:“当然,这有什么奇怪的?一休宗纯法师有言:‘名妓谈情,高僧说禅,实有异曲同工之妙。’苏合先生又何必执着呢?”

        “哎,执着,执着……”风鸾法师说着又是一阵喃喃自语的嗟叹。

        不对不对,现在可不是大谈什么痴情虐恋的时候,孙苏合好不容易压下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大师,杀害阴阳省四位特工的真正凶手是赫斯珀里得斯的器先生,今夜在战场上出现的门胁独步就是器先生假冒,具体的情况,我会一五一十向你说明。”

        虽然风鸾法师没有多说,但孙苏合很清楚,为自己揽下一切的狸华老爷这会儿的处境绝对不会太好,只有尽量澄清一切才能为他解困,因此与八岐洞天彻底分享这一战的情报就成了现下的当务之急。况且今夜一战谜团重重,即使是孙苏合这个亲历者也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他也想知道八岐洞天一方会不会有什么角度不同的独到见解。

  http://www.abcxs.net/book/19004/356050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