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 > 第二百零六回 还不够紧急呢

第二百零六回 还不够紧急呢

        桃子和采桑很快端了热水进屋,见施清如满面红光,气色大好,都笑道:“看来小姐昨晚上睡得很好。”

        施清如点头笑道:“是很好,去年的昨夜我记得我几乎一夜就没睡着过,总是听见时远时近的焰火爆竹声,今年倒好,一声都没听见过,睡得那叫一个踏实。师父呢,肯定早就起了吧?”

        桃子笑道:“肯定是小姐昨晚累坏了。太医他老人家也才刚起没多会儿,一直等着小姐吃汤圆呢。”

        采桑也笑道:“宫里哪次大宴不是劳心又劳力,也不怪小姐累坏了。”

        施清如想到自己昨晚心倒是没怎么劳,力说到底其实也都不是她劳的……脸上一热,道:“是有些累,师父既一直等着我,你们怎么也不说早些叫醒我呢?”

        桃子笑道:“太医不让我们叫您的,说您难得睡个懒觉,自家师徒,不必理会那些虚的。”

        施清如便没再说话,由着二人服侍自己梳洗完,又受了她们的拜年,给她们发了红包后,才去了前面见常太医。

        见了常太医后,先也不说旁的,跪下便是一个大礼,笑嘻嘻道:“徒儿给师父拜年了,祝师父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康健,万事遂心。所以,师父的红包可以拿来了吧?”

        常太医笑骂道:“就知道你肯定早想着我的红包了,拿去吧,早就给你准备好了,韩征的我是回头见了他给他,还是现下便给你呢?”

        施清如闻言,不由疑心师父是不是看出什么,或是猜到什么了,两颊发烫的嘀咕道:“您自然是给他啊,给我做什么,一天天的就知道笑话儿我,有您这样做师父的呢?”

        常太医挑眉道:“横竖我给了他,他也要交给你的,我可早看明白了,那小子将来就是一怕老婆的命,难道还敢藏私房银子不成?”

        施清如听得哭笑不得,“师父,我可没那么凶,您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

        一旁桃子与采桑都听得满脸是笑。

        很快热腾腾的汤圆来了,施清如便陪着常太医一道吃起来,师徒两个都吃到了包了铜钱的“幸运汤圆”,虽知道定是桃子和采桑事先做好了记号的,心里依然十分的喜悦,觉着这是一个好兆头,预示着今年一整年师徒两个都能幸运遂心。

        待吃过汤圆后,师徒两个说了一会儿话,便有罗异先来拜年了,之后沈留和柳愚的夫人也相继过来拜年,不觉便到了午时。

        施清如让常太医留了罗异用午膳,她自己则在内院款待沈夫人与柳夫人,大家虽因还算不得熟识,不好交浅言深,但谈论些衣裳首饰类的话题,却是都能搭上话儿的,场面也算得上热闹。

        下午,又有一些宗室公侯府上的女眷送了帖子来给施清如拜年,施清如少不得要安排人送自己的帖子去回拜,谁让她挂了个县主的名头呢,这些最基本的礼尚往来便少不得。

        不过这个县主倒也不是真一无是处,年前施清如收到了内务府的年例和年赏,银子财物的折算下来,差不多小三千两,也算是发了笔小财,不然她得更烦这个破县主。

        到了申末,施清如开始带着桃子和采桑准备晚膳了,督主说了他争取今晚过来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来?

        她心里自然是盼着他来的,可若他真来了,她又怕自己不好意思见他……而且也不知道他的正事都忙完了没,大喜的日子,可千万别出什么岔子才是……

        如此心不在焉的在厨房待了一会儿的结果,便是让桃子和采桑给赶回了房间去,“小姐还是回屋歇着去吧,省得待会儿把咱们家的碗都给打碎了。”

        施清如只得讪笑着回了自己屋里去。

        却是看自己的衣裳也不顺眼,头发头饰也都不顺眼,自己动手翻找了好一阵,把床上和榻上都堆满了,犹不满意,直到采桑笑着进来找她:“小姐,督主来了……哟,怎么这么多衣裳,小姐这是打算……”

        话没说完,已反应过来自家小姐为什么会把衣裳都翻出来了,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嘛,忙打住了,笑道:“方才厨房里烟熏火燎的,小姐是该换一身衣裳才是,不如我帮小姐挑选吧,您旁的方面都比我强出十倍,可在挑选衣裳搭配首饰上,您还真未必及不上我。”

        施清如这才意识到了自己在做什么,不由暗暗脸红。

        往常知道或是猜到督主要来前,她也会有意无意收拾一下自己,可像今日这般大张旗鼓,还是头一遭,这也太刻意了吧,不止会让采桑桃子意识到她的反常,指不定也会让督主觉着,她是特意在为了他打扮。

        可“女为悦己者容”有什么错儿,她就是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才好让督主越来越为她着迷呢?再说了,她又没打扮给其他人看,她是打扮给自己的男人看……

        想到‘自己的男人’,施清如心跳不由又漏了一拍,如今督主可是她名副其实的男人,她也是督主名副其实的女人了……心下霎时说不出的甜蜜,尽量大大方方的道:“那你帮我挑吧,我眼睛都挑花了。”

        采桑笑嘻嘻的应了“是”,果真替施清如挑起来,末了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给施清如挑了一件石榴红遍地金的褙子,首饰也是配的嵌红宝的,瞧着就喜庆,不只应大过年的景儿,更像是一个……新嫁娘。

        施清如脸不由又红了,犹豫片刻,到底还是决定就这样见韩征去,也省得他在前边儿等她等急了。

        遂带着采桑,去了前厅。

        韩征却不在厅里,常太医也不在,施清如满腔的激动与期待霎时打了折扣,懒洋洋的问采桑,“不是说督主来了吗,人呢?”

        采桑也纳闷儿,“方才都还在厅里呢,想是去了别处?不然我四处找找去?”

        话音刚落,就见常太医与韩征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忙笑着给二人行礼,“才还说督主与太医怎么不见呢,不想说话儿间就来了。”

        韩征点点头,“忙你的去吧。”

        不待采桑应声退下,已看向了施清如,眉眼间也霎时柔和得不能再柔和。

        就见她难得穿了一身红,首饰也都是嵌红宝的,衬得她本就白皙无暇的脸越发美玉一般了;她的脸上也不知是不是点了胭脂,当真是艳若桃李,可他记得她向来不爱用胭脂的,那便是因为知道他来了,羞着了,所以脸才会这般红的了?

        她本来就是个脸皮薄的人儿,就像昨晚……韩征想到昨晚,心里立时热辣辣的,看向施清如的目光,也越发的热切了。

        都说男人一般得到了就不珍惜了,可他眼下看他的小丫头,却分明比昨儿更喜欢,更深爱了,简直觉得她的眼睛鼻子嘴巴乃至全身的每一处,都长得是那般的恰到好处,那般的合他心意。

        他如今总算彻底拥有了她,当真是再多的苦难与孤寂,都算不得什么了!

        施清如让韩征看得只差连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放了,师父可还在呢,他这样明目张胆的,是怕师父看不出什么来不成?

        可想瞪他吧,又委实不敢直视他,不敢迎上他灼热的目光,怕自己会看一眼,就被吸进他能摄人心魄的幽深双眸里,彻底融化了。

        只能以余光示意他别再看了,却因此发现他竟然也是一身红,才后知后觉的想到,他的官服都是大红的,他若直接从宫里出来就来了这里,肯定来不及先回府去换常服,那他们岂不是都是一身红,瞧着就跟……一对儿新人似的了?

        施清如的心就跳得更快了,哪还顾得上去想什么常太医还在场?

        “咳咳咳……”

        还是常太医明显拔高了的假咳声响起,韩征与施清如才不约而同回过了神来。

        施清如当即闹了个大红脸,忙强撑着给他和韩征打招呼:“师父,督主。”

        常太医哼哼了两声,“你们当我老头子不存在是不是,要你看我我看你的深情对视,且等待会儿用完了膳,回我小徒弟屋里去再看也不迟!”

        虽然他看着一对儿璧人就跟新郎倌新娘子似的,说不出的赏心悦目,那也不能不吃饭吧?

        韩征怕施清如窘着了,忙笑道:“昨晚没能陪您吃成年夜饭,今晚定要陪您好生喝几杯才是。小杜子,让她们摆膳吧。”

        门外小杜子忙应了“是”,很快热腾腾的酒菜便都一一摆了上来。

        韩征果然先陪常太医喝了三杯,又给他夹了不少的菜,才给施清如夹起菜来,之后更是借着桌布的遮掩,在下面把她的手给握住了,无论她怎么都挣不脱。

        只得“自暴自弃”的由他去了。

        如此用毕了晚膳,常太医不等上茶来,便先回房去了,临走前扔下一句,“我回房翻黄历去了。”

        施清如等他走远了,才猛地一把甩开了韩征的手,嗔道:“师父肯定看出什么来了,不然不会说要回房翻黄历,都怪你啦,怎么一点都不知道遮掩收敛的!”

        韩征让她似嗔似恼的这一眼看得浑身骨头都软了,又把她的手拉回来与自己十指紧扣,牵着她出了厅堂,又一路回了她的房间后,才低笑道:“我们又不是偷情,我为什么要遮掩收敛,再说了,我已经什么都告诉老头儿了,所以……”

        话没说完,已让施清如打断了,“什么?你都告诉师父了,昨晚的事也告诉了?你可真是……”

        这下叫她还怎么好意思见师父嘛,难怪方才他和师父都不在厅堂,必定就是单独找地儿说这事儿去了;也难怪方才她总觉得师父定是瞧出什么了,原来师父何止瞧出什么了,他根本什么都已知道了!

        韩征正色道:“所以他才说要回房翻黄历呢,就是我告诉他后,请他翻的。清如,昨晚我已经很委屈你了,总不能再让你继续委屈下去,那我也太对不起你了,别说再没脸见你,没脸见老头儿,先就要过不了我自己这一关了。”

        说完拉着她一路到榻前坐了,又拉着她坐到自己腿上后,才继续道:“清如,嫁给我,做我的妻子,以后不论生老病死,富贵贫穷,顺遂艰难,我们都一起面对,一起走下去,不离不弃,好不好?”

        施清如对上他满是深情坚定的双眼,除了点头轻声说“好”,还能怎么样?

        若不是之前发生了意外,他们早就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了,如今不过是“拨乱反正”,把稍稍偏离了一点正轨的计划给拉回原定的轨迹去而已。

        她之前的阴影也在昨夜之后,彻底烟消云散了,取而代之的全是喜悦与安心,自然没什么可再忸怩矫情的。

        韩征立时喜形于色,“那等老头儿翻好了黄历,我们就挑最近的黄道吉日拜堂成亲,横竖一切都是现成的,要准备起来快得很,根本不费什么事儿。不行,我还是自己翻黄历算了,万一明明最近就有好日子,老头儿偏说没有,给我推到三五个月去后呢,那我可等不得,最好就、就元宵那日算了,那般热闹喜庆的日子,肯定是好日子!”

        想到方才老头儿听得他和清如昨晚已有了夫妻之实,只差没气得吹胡子瞪眼,说就算事急从权,他也太委屈清如了,欺负她没长辈撑腰么?他跟他没完!

        韩征便深觉常太医真做得出这样的事来,可那是他想委屈清如的么,他也舍不得啊,那不是事发突然,只有那一条路可走么?

        所以他才更要尽快与她拜堂成亲,好生补偿她啊,老头儿要惩罚他什么都可以,他都接受,只除了这一件,他自己的“性”福生活,自然得掌握在自己手里。

        施清如听他说‘我可等不得’,如何不明白他是什么等不得?

        捶了他的肩膀一下,笑嗔道:“你自己要请师父翻的,这么快又出尔反尔,仔细他一气之下,你别说成亲了,连我们家的大门都休想再踏进一步!师父可是很宝贝我的,所以以后你休想欺负我啊,不然师父第一个就不饶你。”

        韩征就邪笑起来,“那你说,怎么才算欺负你呢?是这样?”低头轻咬了她的嘴唇一下。

        “是这样?”嘴唇来到了她的脖颈间。

        “还是这样?”大手伸进了她的衣襟里,“我知道了标准,才好时刻注意着不越界,以免老头儿真不饶我啊!”

        让施清如又羞又恼的给他把手抓了出来,咬牙道:“你说话儿就说话儿,好好的动手动脚做什么。”

        韩征委屈道,“我也想好好儿说话,这不是手根本不听我使唤,自己有自己的主张吗……好好好,我不胡说八道了,不过我真的很想你,从昨晚与你分开后,就一直在想,吩咐沈留他们做事时在想,小憩时在想,今儿一早祭天祭祖时在想,待回了宫后,还在想。好乖乖,你呢,有没有也一直想着我?身体呢,还疼吗?”

        他的声音低柔而缱绻,听得施清如心都要化了,哪里还恼得起来他,将头埋在他的颈窝处,小声道:“我也一直在想督主,很想很想,只恨不能立时见到督主。”

        韩征心也要化了,“所以我一忙完就来见你了,那你……还痛吗?我本来想让人给你送药出来的,我还听说,那个第一次之后,女子最好喝点乌鸡汤补补身子……可惜我一直都忙个不停,想让小杜子跑一趟,又怕他什么都不懂,乱问乱说,你不会怪我吧?”

        施清如暗暗庆幸亏得他没叫小杜子跑一趟,不然不必他告诉师父,师父和采桑桃子就得什么都知道了。

        忙道,“我是一个大夫,难道不知道该怎么照顾自己,怎么让自己舒服一些不成?”

        韩征道:“我也正是想着这一点,才没有多此一举的,可心里到底还是过不去,觉着对不住你……那你现在,已经不疼了吧?”

        施清如脸都要比身上的衣裳更红了,“早就不疼了,你能别问了吗?”

        韩征见她恼了,忙笑道:“好好好,我不问了就是,那、那我今晚可以留下吗?”

        所以他问了半天她还疼不疼,真正目的在这里?

        施清如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挣脱他的怀抱站了起来,没好气道:“当然不可以,昨晚是事急从权便罢了,今晚可没有紧急情况,你别想了,不但今晚,在拜堂成亲之前,都别想了!”

        韩征可怜巴巴的,“谁说今晚没有紧急情况的,这不是么……”

        拉了她的手往自己那个地方贴,“这还不够紧急呢?”

        他昨晚上压根儿没尽兴,之后忙着时还罢了,一旦稍微得闲,立时满脑子都是她,身体也因此一直处于亢奋状态,终于深切体会到了“食髓知味”的真正含义,这会儿好容易见了人,自然不肯把这大好的时光虚度了。

        施清如让手下的热度惊得忙要缩回手,却被他握着收不回,只得红着脸结巴道:“你、你这也太、太、太……呀……”

        还没结巴出个所以然,已一把让韩征又拉到腿上坐了,扣着她的后脑勺,便吻住了她,端的是热情似火。

        施清如让他吻得晕晕乎乎的,想到还有满肚子的话要问他,忙趁他换气时推开了他,喘着气道:“你先别急,我有话问你!内奸可已揪出来了?宇文皓呢,你预备怎么办?怕就怕他狗急跳墙,哪怕没有证据,也把你不是……传得到处都是,这要是传到了有心人耳朵里,再传到了皇上耳朵里,可该如何是好?”

        别人倒是只敢私下里怀疑他,隆庆帝怀疑了,可就糟糕了,这又不比旁的事儿,还非得多方面求证,铁证如山了才能定罪,他这个是只要一验身,立马什么都明明白白了,实在经不起任何的怀疑。

        韩征闻言,知道她担心,只得先压下满腔的旖念,道:“内奸已经揪出来了,是小卓子,其他的钉子细作柳愚还在清查,这次定要清查个彻彻底底。”

        “小卓子?”施清如大吃一惊,“怎么会是他,他不是自来很得督主信任么,怎么会?那这么几年,他就一次马脚也没露过?”

        韩征沉声道:“他是柳愚荐给我的,在那之前,已经跟了柳愚快四年,觉着他可靠得用了,才荐给我用的,我自然会对他少几分防备之心。他心计也远比我们以为的还要深,明明今年就已十八了,却因为长得矮小面嫩,把年纪说小了三四岁,也一直没人怀疑过,想着他一个十来岁的小太监,能成什么事儿,能使什么坏?竟是一直没露过马脚,也算是本事了!”

        施清如皱眉道,“也不知他一开始就是宇文皓的人,还是半道才被宇文皓收买了的?这般心机深沉之人,也不怪督主和柳少监都被瞒过了,实在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督主可别怪柳少监才是,他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

        韩征冷哼道:“再不想发生也发生了,那他便负有不可推卸的失察之责,不过念在他一向谨慎,不像沈留那般咋呼的份儿上,我给了他戴罪立功的机会,后边儿是打五十还是一百棍,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施清如还待再说,想到这是韩征的公事,她不该过多过问,就像她司药局的事,也不喜旁人过问一样。

        遂没有再说,问起他打算怎么对付宇文皓来,“……这样一颗不定什么时候便会炸得水花四溅,后果不堪设想的鱼雷,我们必须要速战速决才是。”

        韩征点点头,“我知道,已经安排下去了,应当就这几日的事儿了,所以他已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起来了!”

        事情当然不会像他说得这般容易,但他不欲施清如担心,少不得要避重就轻了。

        施清如却也知道不会像他说得这般轻描淡写,不过这事儿她的确帮不上什么忙,照顾保护好自己,便已是帮了他最大的忙了。

        便点头道:“那就好,总归督主小心些,若能少伤及无辜,当然就最好,若实在不能,也只好……毕竟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我们对他们仁慈,便是对自己残忍,也只会换来他们加倍的残忍,自然只能以直报怨了。”

        像昨晚平亲王妃落水之事,说到底便是受了宇文皓连累,可她也未必就全然无辜,宇文皓八成不会瞒自己的亲娘;

        然就算他连自己的亲娘也瞒了,平亲王妃的确什么都不知道,她也一样不是全然无辜,她的儿子都要逼别人去死了,那她被殃及,也只能怪自己的儿子,怪不得旁人了!

        韩征知道她心善,点头道:“我会尽量少伤及无辜的。现在你还有话问我么?若是没有……”

        压低了声音,“可以继续方才的事了么?”

        施清如简直被他念念不忘那事儿的执着劲儿给气笑了,“所以你所谓的一直都在想我,就是这样想的?你压根儿想的就不是我,而是、而是……”

        韩征厚着脸皮道:“我想的就是你啊,这不是想你就要想你的全部吗?好乖乖,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昨晚上压根儿就跟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还没真正尝着味儿呢,就已经囫囵吞下去了,中间还几次被打断,简直是……何况你昨晚可答应了我,今晚要让我好生瞧瞧,要让我这样那样的,你总不能出尔反尔,穿了衣裳就不认人了吧?”

        一面说,一面已不由分说抱了她往床前走。

        施清如怕摔了,只得忙忙搂住了他的脖子,咬牙道:“我昨晚那是权宜之计才答应你的,本就做不得数。再说了,你就不怕待会儿师父来赶人啊?那就真是没脸到家了。”

        韩征低笑道:“你以为我为什么今儿一来就把事情告知了老头儿,不就是想着过了明路后,以后就方便多了?你就放心吧,老头儿知道我们走到今日不容易,不会来打扰我们的。”

        施清如简直要无语了,斜着眼晲他,“所以你让师父翻黄历定日子,也不是所谓的为了不舍得委屈我,而是不想委屈了你自己吧?真是有够老奸巨猾的!”

        韩征讪笑道:“这不是想着皆大欢喜,大家都不委屈么?好乖乖,难道你就真一点不想我,一点都没有食髓知味不成?”

        说话间,已将她轻柔的放在床上,将她禁锢在了床和他的身体之间。

        随即又问了她一遍,“你难道就一点不想再与我,像昨晚那样亲密无间不成?”

        声音比之方才更温柔缱绻,更低沉魅惑,双眼也深情幽邃能把人的心魂都吸进去一般。

        施清如彻底招架不住了,面红耳热的低声道:“我也很想督主的,可昨晚上真的很痛,我、我有点怕……且、且我怕会、会怀上孩子……”

        眼下她哪能有孕?那不是白给有心人攻击他的把柄,也让他越发的举步维艰么。

        韩征已在拔她发间的簪子了,“那我待会儿轻一点儿,真的轻一点儿,好不好?也不必担心会有孩子,我当初为了不露马脚,让自己清心寡欲,吃了不少的药,老头儿说那些药都很寒凉,便是停了药,短时间也不会有孩子的。”

        老头儿的原话是他三两年内,乃至更久,只怕都别想有孩子,还得是在调养得当的情况,将来才极有可能有,这于他眼下来说虽有些遗憾甚至残酷,但眼下也的确不是他们养孩子的好时机,便只能尽量往好的方面想了。

        至少他们便可以先好生过几年二人世界,他也能好生享受几年她眼里心里只有他的好时光了,不然等有了孩子,只怕他在她心里立时要排第二位,并且会随着孩子数量的增加,排名一直靠后了。

        韩征边说,便觑着施清如的脸色,见她阖了眼睛不说话了,知道她多半是默认了,心下一喜。

        虽很想一直都看着她,细细来一场视觉和感官的双重极致享受,到底顾虑着她脸皮薄,不敢操之过急,一个弹指,便熄灭了桌上的灯,又放下了床帐。

        总归来日方长,等将来她习以为常了,他有的是时间满足自己那些只适合做不适合说,也只想对着她一一实现的愿望……

        翌日,施清如醒来时,韩征已经不在了,她摸了摸旁边的被窝,已经几无热度,显然他已离开有一会儿了。

        她伸了个懒腰,想要坐起来,却是刚一动,便浑身说不出的酸软无力,尤其腰腿以下,不由暗啐起某人来。

        把她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快一宿,要不是她苦苦求饶,他只怕还不肯消停,可真是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她从来只听说过那什么……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到了他这儿,愣的掉了个个儿,没有累死的牛,只有差点儿耕坏的田啊!

        可闻着账内他特有的夹杂了好闻松枝香的气息,施清如却又觉着说不出的窝心与幸福,两辈子以来,她何尝想过自己能有这样的幸福时光?

        她的手忽然摸到了一个什么东西,忙拿出来一看,却是一个小小的荷包,打开一看,里面竟是两粒黄豆米大小的金刚钻,满京城只怕也找不出第三颗了。

        还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只写了三个遒劲有力的字“压岁钱”。

        施清如只看了一眼,便知道某人真正想写的只怕是‘睡’,而不是‘岁’,想着昨晚某人可不才压着她睡了一晚上么?

        收压岁钱便也收得心安理得了,这可是她应得的……

        不过,出力的人几乎一直都是他,她要不要也打赏他一点辛苦钱呢?

  http://www.abcxs.net/book/67269/291705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