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归向 > 18.3 地下组织

18.3 地下组织

        世界上存在着不公正,尤其是在没有公理监管的区域中。

        自从社会调查点,被社会上不明人士给砸了后,治安官的人员迅速找到炽白,甚至要找社会活动部的成员带到局子里询问。然而就炽白所知,那些社会泼皮,他们连一个都没抓。

        【社会活动点被破坏,已经过去两天。在学校社会活动部工作室中】

        炽白面对着面前那位皮笑肉不笑的人,用程式化的语气问:“这么说,署长大人,您是来调解的。”——被炽白如此称呼的人是本地警督,外号歌城,喜欢去夜店唱歌。不过看起五大三粗的样子,其歌喉可能是豪放派。

        中年治安官一边拿着磨指甲棒擦着指甲,一边漫不经心地教育道:“你们这些年轻娃娃啊,行事真是不经过脑子。你们贸然发农产品给市民,扰乱市场物价。农贸市场的那些人,当然不舒服呢。”

        炽白依旧面带微笑追问道:“那么,砸我们东西的人,抓到了吗?”

        歌城啪的一下放下了磨指棒,训斥道:“怎么找?找什么?你有证据吗?”他斥责炽白的时候,袖口撸起来,露出了手腕上猛兽的图案。

        炽白将注意力从纹身上挪移到面前这位警长的面庞上,点头说道:“所以说,不立案,我们走民事调解对吗?”

        歌城扣了扣脸上的疤,点头指点道:“你们也没人受伤,早点把这个事情解决吧,我能,可以给你们提供协商渠道。”说到这,他的手指搓了搓。

        炽白盯着这位警长看了几秒,点了点头说道:“我觉得私了很好,那么麻烦你了,督察大人。”

        炽白从抽屉中拿出了一个装满钱的信封。炽白:“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歌城一脸嫌弃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拿走拿走!”但是手指轻轻地捏着信封,揣摩着里面的钱。

        炽白面带笑容:“嗯,一些邮票,我听说督察大人喜欢收藏这个。”

        歌城半推半就后,‘无奈’道:“哎,既然是你一片心意,那我就不客气了。”

        炽白面带笑容:“您辛苦了,以后还需要您的帮衬。”

        歌城点头马虎道:“嗯,嗯,还是你懂事。”

        这位贪婪者嘴上夸赞炽白,心里则是暗啧道:“妈的,这学崽油水真足。”

        【也正因为,这些地方治安官认为炽白好欺负,才有了对砸东西的人不逮捕,反而用‘‘受害者’去局子做笔录’为威胁,屡屡来打秋风。】

        只是,这位治安官注意力集中在信封的时候,并没有发现炽白眼中那似笑非笑的神色。

        等到这位警长走后,炽白的脸色转冷,盯着楼下那辆警车。

        门外则是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敲门的是韩义,而在门外的则是先前众多的学生干部。

        ……

        相对于炽白,韩义他们是标准的年轻人,当不平的事情落到了自己的头上,有着一腔不忿。

        并且他们现在还变成了一个大集体(炽白出钱搞活动,社会活动部现在有很多同学都加入了)人多壮胆,更是让这帮年轻人此时的思考中存在欠缺。

        这次好好的活动被外界给野蛮破坏了,这帮年轻人受到了社会的委屈,他们想什么呢?

        1:每一个成员都在担忧着社会部接下来的命运,能否从这次冲突中走出来。毕竟炽白是发钱搞活动的,每个人原本都在炽白这里工作得好好的,所以他们每一个人都不希望因为这次情况,活动终止。

        2:他们想要在校内展开活动,抗议和呼喊,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不公。

        面对这些天真得实在是可爱的年轻人,炽白下了死命令:所有人老老实实在学校等待命令。司法调查结果下来前老老实实地等待。这段时间不要进行任何社会活动,违抗纪律的人,轻则扣除奖金,重则直接开除。

        【眼下这种事情,炽白态度很明确,必须得保护这批不知不觉被自己忽悠上船的年轻人,把他们藏起来保护好,而不是推到前面。

        炽白的规划中‘以理服人’这种事情,不是让文官种子们来搞什么街头呼吁,未来要‘以理服人’,那是直接需要——枪管来支撑政权。】

        ……

        眼下这帮年轻人,能跟上炽白思维的一个都没有,甚至连炽白的意图毛都没摸到一根。

        当现在歌城离开后,他们在外面听到了炽白那无果的交涉,已经断定了炽白所谓的“司法交涉”彻底破产。

        这些年轻人现在对炽白先前‘沉住气’的反应是嗤之以鼻,已经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按照他们的方式去做了。

        只是,等他们被炽白召唤到室内后,则是又被给了当头一棒。

        【当大门紧闭,窗帘拉上后】

        炽白扫视所有人说道:“现在开始,诸位进入紧急状态,所有人都以保护组员安全为第一要务。韩义你草拟一个对外章程,社会活动部暂时对外解散。”

        韩义冲上来:“你就这么卑躬屈膝吗?我本来以为你……”

        砰的一声,韩义被按在了墙上,炽白说道:“现在开始,整个组织,会进入最高的戒备状态。不听命令我现在就把你开除。”

        韩义张了张嘴,想要说“你凭什么把我开除?”但是领口被炽白攥着,而炽白的气场也将韩义的话给压了下去。

        炽白将韩义甩到了座位上,炽白十四岁的年纪甩飞比自己高一个头的韩义,就如同扔一个稻草人一样。砰的一声,这场面让其他原本欲夺权架空炽白的年轻人,顿时被震慑。

        ……

        炽白再次正对桌前的各组组长,开始了三世以来首次‘纲领’级别的演讲。

        炽白:“诸位,首先,我们这几天在做什么?”——众人不禁愣然,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炽白面对众人,竖起了第一个手指,一字一顿回答道:“我们在调查这个社会。但是我们调查这个社会做什么?”

        炽白竖起了第二个手指:“过去是我,未来可能你们也会和我一样,想要知道这个社会的秩序!为什么要了解社会秩序,社会秩序有何重要性?”

        面对这些开始进入听课状态的年轻人。

        炽白扭头打开了电子屏幕,开始描绘社会上物资流动的情况。

        【物资从生产者手里生产出来,然后抵达到使用者手里,把握这个过程的人被称呼为商人。正常情况下,按照经济规则来买卖。

        但是在社会秩序监管不到的地方,一些人为了垄断,利用一些暴力或者贿赂行政官的手段,给其他商人制造了经营风险。

        这样这些人就完成了垄断,获得垄断利润。】

        说到这,炽白:有些人喜欢在黑暗中牟利,所以极力地压制任何灯光出现的可能。这就是我们调查社会遭到这场莫名之灾的原因。

        ——其实没那么复杂,就是炽白把外地便宜的元鸟蛋,发给本地群众,本地那些禽蛋商人觉得自己生意受损了,所以教唆那些讨生活的商贩来砸炽白的社会调查点。

        而现在炽白把这个现象勾连出了自己的理论,这些原本懵懂中带着不忿的阳和学子们,懵懂消失了,而不忿更严重了,而且带上了正义感!

        【历史上,那些活动,大义是极为重要的,因为有大义,才让组织变得凝炼,没有大义,手里的钱,只能让少部分亡命徒卖命。而有了大义,同样的资金保障就能让众多人无后顾之忧,敢拼。】

        当然炽白没打算让面前帮年轻人在不切实际的地方浪费宝贵的凝聚力。他们的这股意气以后还有大用。

        ……

        炽白说道:“所有人,举手宣誓,保密这次会议内容。”

        学生愣了愣后,然后纷纷举手按照炽白草拟的宣誓词,对着炽白早就拿出来的麦穗扳手的符号宣誓。

        炽白:“今天开始,整个社会活动部暂时转为地下活动,各组组长,准备和组员做工作,记录每名组员是否愿意留下来,愿意留下来的,记录名单,不愿意留下来的,给钱离开。

        名单记录完毕后,各组不得相互交流名单内容,直接递交给我。如果哪一组泄密自己组员身份,我将严惩,如果泄密导致严重后果,组员被威胁……”

        炽白盯了一下所有人,而所有人在看着炽白后,也相互看了看,那眼神仿佛是在相互警告“不要做叛徒。”

        炽白:“好的,大家都在组织内,大家要相信组织,组织会保护大家,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叛徒。”

        炽白扭头对韩义说道:“公开解散的文章,由韩义来写。韩义如果你觉得自己不可以胜任,你可以提意见。”

        韩义咬了咬牙说到:“没有意见,但是……”

        ——公开解散社会活动部,代表学校外面的人就再也找不到学校里社会活动部的人了,但是在这位曾经是社会活动部部长的眼里,这种缩头自保的方法,还是太憋屈了。

        炽白:“好了,下面讨论各组,在接下来的情况中的活动资金问题。以及各个小组在这个月内的闲暇任务。”

        炽白从抽屉中拿出了一个个预案,众人看了看这些早就做好了的东西,脸上有些发愣——炽白做的准备似乎远超大家想象。

        交代完任务后,炽白示意大家安静,拨通了羽曙星的电话。此行为是炽白想告诉他们:我有报复手段,你们安心隐藏,别给我添乱。

        ……

        邯民城东区的私人园林中,

        羽曙星正和炽飙凤坐在一张雪白的桌子两侧的兰椅上,讨论着一笔有关冬季饮料股权的事情。

        至于她俩怎么成为‘闺蜜’的,这很复杂。因为有时候‘闺蜜’≠交心,而是斗心的关系

        羽曙星手腕上的银环闪烁了一下信息。羽曙星愣了一下,笑着对炽飙凤说道:“我接一个电话。”

        炽飙凤端起了茶杯,翘起了腿,仰身靠在了椅子上,说道:“请便。”

        羽曙星看着炽飙凤神秘地笑了笑,然后若无其事地拿起银环,放在耳边说道:“大忙人,你有空给我打电话了。这次求我办什么呢?”

        炽飙凤听到这,皱了皱眉头,想要从靠椅上起来,前倾倾听,然而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起身。

        羽曙星看着炽飙凤的反应,心里觉得颇为有趣。

        电话那边炽白道:“给我办十天的离校手续,另外划四十万资金到我账户上。”这让一旁的炽飙凤眯了眯眼睛。

        羽曙星收回了观察炽飙凤的注意力,微微蹙眉:“哦,是准备解决问题吗?听说你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烦,大家都在讨论你。要不(羽曙星嘴角露出一个精灵古怪的微笑)我来帮你出面结果这个问题。”

        银环中传来炽白的声音:“是有事情需要你帮我解决,你有律师团队吧。接下来一个月需要你帮我打官司。”

        羽曙星愣住了,站起身来,远离了桌子,转身低声问道:“你准备干什么?”

        羽曙星朝着花园走过去,现在她已经有些后悔刚刚不避开炽飙凤的举动了。

        炽飙凤也若无其事地站起来,貌似同路顺着花园的走道跟在了羽曙星后面晃悠。

        炽白:“我准备上门去‘扶贫’,‘送水表’,当然可能会产生一些冲突,麻烦你帮我预备最好的法律援助。”

        羽曙星加快步伐,猛地拉开了身后的距离,手捂住手环说道:“你想做甚?别乱来,你不是江湖的人,很容易做错事的。”

        炽白:“我有数的,嗯,嗯,我还有事,先挂了。”

        ‘喂!喂?给我回话!’羽曙星看着手环,没有声音,捏紧了手环,准备回拨过去,却发现手机已经关机了。

        羽曙星气得银牙直咬,而这边。

        炽飙凤这时走过来说道:“羽小姐,刚刚是你的熟人吗?”

        她看了看羽曙星试图回拨电话的举动,颇有意味地说道:“恰好,我也认识一个人,一言不合就喜欢关机,玩消失。”

        羽曙星转身用微笑藏着恼怒,悠然道:“哦,是吗?”说完她踢着石子,飞向池塘中的探头的金鱼,遂转身离开。

        ……

        在会场上,在众人目瞪口呆中,炽白挂断了手机。

        炽白将关机后的手机丢给了孙君娜,孙君娜连忙慌乱地接过手机。

        炽白告诫道:“两个小时后开机,相关事宜,她会跟你联系,记住这个组织内部的保密内容,不得对她透露。你若是泄露一丝一毫,那就是叛徒。”

        炽白随后面向大家:“接下来,一切行动听从韩义指挥,韩义出现意外,就确认孙君娜是组织者。现阶段组织的主要目标,是保护大家安全。”

        炽白看着没人说话,宣布道:“散会。”

        随即走到大门外,一个个组长看着炽白的离开,心里面涌现了想要叫住炽白的冲动。因为炽白此去,到底要搞什么?这帮年轻人有些怕了。

        但是大家相互看了看,都期待别人喊第一声,所以谁都没开口。

        最终,炽白就在众人注视中离开了。

        ();

  http://www.abcxs.net/book/73162/356742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