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我真不是剑仙 > 第五十七章 花少爷表白,花氏与总督府结盟

第五十七章 花少爷表白,花氏与总督府结盟

        回到前台大厅,花独秀唤了个侍女引导,和彭瑶瑶朝洗浴中心深处走去。

        谁说彭瑶瑶内心是拒绝的?

        有时候把妹就得这样,不能给她选择的机会,直接带她去做!

        该吃吃,该玩玩,安排就是!

        别问同不同意,行不行,一问,那事儿肯定办不成了。

        当然,花少爷只是抱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有好东西要分享的心态带彭瑶瑶出来玩,本身并没想“把妹”。

        花少爷还能缺妹子?

        还用主动去“把”?

        多少大家富商都哭着喊着想把千金嫁到花家呢。

        把妹?不存在的。

        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的。

        来到一间布置精致清雅的小间里,侍女奉上两套短衣,躬身道:

        “公子,小姐,请先更换衣衫。”

        彭瑶瑶小脸红扑扑,换衣服?

        这,这怎么换,两人一起换?

        赤诚相见?

        这不是要出事的节奏嘛!

        花独秀接过两件短衣,递给彭瑶瑶一件:“你怎么脸红成这样?琢磨什么呢?烧了?”

        啐,你才骚!

        彭瑶瑶细声道:“花公子,我觉得……我觉得这样不太合适……”

        花独秀道:“这有啥合不合适的,不换衣服,难道你想穿着这身长裙进去泡澡?还是直接脱光光进去?那也行,反正泡澡的时候也要光屁股的。”

        彭瑶瑶身子微颤,她想打人!

        我的天呐!

        花公子,用不着这么直白吧?

        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好歹我也是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能跟你来这种不正经的地方已经很出格,你还要人家……

        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幸亏我是个“弱女子”,如果我是个汉子,就你这么说话,我肯定给你来一招“强人锁男”!

        唉,愁人。

        早知道你要带我来这种地方,我,我说什么也不会同意的。

        彭瑶瑶犹豫不决。

        没错,她是对花独秀有意思,但动心的程度还不至于到了能在他面前坦然裸/露身子的地步。

        远远没到。

        而且,你说脱就脱,你说泡就泡,这也太不尊重人了吧?

        花独秀看彭瑶瑶脸色不善,似乎颇有些生气的意思,想了想,恍然大悟道:

        “哎呀,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彭瑶瑶转过身去,也不接短衣短裤,也不想说话。

        花独秀拍拍脑袋:“你看我这个脑袋,我把你当兄弟了,都忘了你是个女人了!”

        彭瑶瑶暗道:装,我看你怎么装!

        花独秀介绍道:“这个叫做‘鸳鸯/浴汤’,两个小温泉池子在一个园子里,但是中间是隔开的,还有帘子,适合有洁癖的人跟朋友一起泡澡,比如,我跟嘉嘉就是这样。”

        彭瑶瑶心里一动:两个池子,中间有帘子?

        花独秀道:“天色不早啦,咱们赶紧泡一泡,去去乏,去去汗,泡完我还得送你回家呢,给,快去换衣服吧。”

        彭瑶瑶还是不接,但轻声问:“你,你让我去哪换啊!”

        花独秀一愣:“那边不是有个门么,门后面有个小间,里面有储物小柜子,当然是去那里换啊?”

        “你在蛇谷没泡过澡吗?这都不懂?”

        彭瑶瑶小声说:“我,我从小都是在家里洗。”

        花独秀点点头:“那你真是错失了好多乐趣。”

        彭瑶瑶终于接过浴衣,水灵灵闪着雾气的大眼睛狠狠瞪了花独秀一下,转身朝换衣间溜去。

        花独秀奇道:“这是干嘛啊?瞪我干什么?莫名其妙……”

        两人各自换好衣服,分别从换衣间另一侧小门出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种满绿草红花的小巧园子。

        园子正中,是两个用晶莹大理石铺就的小巧汤池。

        虽然彼此紧挨着,但雾气升腾,中间还挂着一层薄纱,两个汤池之间互相看不甚清。

        花独秀从容脱去浴衣,滑进池底,长长出了口气。

        好舒服,就是这种感觉啊!

        解乏,真解乏。

        就好像每个毛孔都张开了,在滚热的泉水里自由的呼吸,自由的吐纳。

        太舒坦了。

        花独秀闭眼享受这一刻的自在,脑中放空,什么也不想,全身都去感受那股泡澡的愉悦。

        沙沙沙……

        一阵轻响,花独秀缓缓睁开了双眼。

        薄纱对面,一个穿着粗麻短衣短裤的少女款款走来。

        少女很是羞涩,紧张的抓着自己的领口。

        两只小脚丫紧挨着,晶莹的脚指头像猫爪一样蜷缩着。

        花独秀笑道:“瑶瑶,快来啊。”

        彭瑶瑶真想给花独秀脑袋来一榔头。

        还快来啊,来你个头啊!

        在你的字典里难道就没有矜持二字吗?

        彭瑶瑶娇羞的满脸通红。

        她看汤池热气升腾,中间确实有薄纱相隔,心里好歹松了口气。

        嗯,这样子,勉强倒也能接受。

        彭瑶瑶来到池边,坐下,小脚丫探进水里试了试温度。

        呵,好烫。

        怪不得水汽这么大。

        花独秀笑道:“一看你就是第一次泡温泉。那什么,泡温泉要把衣服脱了,只拿一条长巾进池子就行。”

        彭瑶瑶小声道:“喔。”

        再次确定水汽和薄纱有良好的遮挡效果,彭瑶瑶背对池子,小心翼翼的脱去短衣短裤。

        一阵嘘嘘索索的声音。

        水汽和薄纱能够阻挡常人的目光,但花独秀?

        他的眼睛,什么看不清?

        桀桀桀桀……

        当然,花少爷绝不是那样的人。

        他唯恐彭瑶瑶多想,一直面朝外面,背对着薄纱。

        所以,彭瑶瑶那光洁的后背,那窈窕的长腿,花独秀一概没有看到。

        花独秀拿彭瑶瑶当兄弟,可没打别的什么坏主意。

        真的。

        反正我是信的。

        彭瑶瑶轻轻滑进池底,嚯,真热啊!

        不过,也好舒服……

        彭瑶瑶心里莫名一动,整个身子沉在水里,只露脑袋在水面。

        她缓缓朝薄纱滑去,朦胧中觉花独秀正背靠在薄纱那里,只能隐约看到一个黑漆漆的后脑勺。

        彭瑶瑶又松了口气。

        这个花独秀,倒还算规矩,没有趁机乱看,占我便宜。

        花独秀感觉彭瑶瑶偷偷溜了过来,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彭瑶瑶只剩脑袋在水面,蒸腾的水汽中,彭瑶瑶对花独秀展露了一个迷人的笑脸。

        月牙弯弯,贝齿小巧,彭瑶瑶清纯可爱的一面,展漏无遗。

        花独秀心中一动:这丫头,笑起来还是挺好看的嘛。

        干嘛天天装端庄,切。

        彭瑶瑶漆黑的长在后脑扎起,像一个仙人掌球,她的脸颊本就有些修长,小鼻子挺拔,脸颊绯红,明眸皓齿,朦胧水雾中像是天上的仙女一样。

        花独秀感慨道:“碎霞浮动晓朦胧,春意与花浓。瑶瑶,看不出来,你还挺俊的啊?”

        彭瑶瑶啐道:“人家本来就很美,是你眼瞎,哼!”

        花独秀不便多看,毕竟以他的目力,不光能看到雾气中彭瑶瑶的容貌,甚至水中那若隐若现的娇/躯也能多少看到些。

        花独秀转过头去,彭瑶瑶也划到池子最深处,和花独秀背靠背在水里泡着。

        当然,分处两个池子,中间是隔开的,咳咳。

        沉默一会儿,彭瑶瑶打破安静问:“花公子,你和沈公子要夺他们的产业,为什么要拉上总督府呢,这样扯大旗……我爹知道了恐怕会很不高兴的。”

        花独秀笑道:“有大旗不扯,留着过年啊?”

        彭瑶瑶苦笑。

        这个花独秀,说话总是这么直白。

        “如果我猜的不错,彭路跟我爹今晚应该会谈一些合作的事吧?”

        彭瑶瑶点点头:“没错。这次来,我爹的意思,是咱们两家合作,官府的一些生意,以后都会委托花家来做的。”

        “你该留下听听的,谁知道你直接拉着我出来了。唉,你这个人。”

        花独秀轻声道:“这些我都猜到了,所以听不听也无所谓。”

        “另外,什么合不合作的,我们花家说破大天也就是烟雨郡的一家小小镖局,哪有什么资格跟总督大人合作?你家能看得上我们花家,算是很大的面子,而我花独秀,最不喜欢的就是求人,就是看别人脸色,所以我不想看到我爹对彭路唯唯诺诺那一幕。”

        彭瑶瑶一时无语。

        花独秀说的没错。

        神威镖局整体实力强于花氏镖局一个档次,背后又有天南郡合气门这种大帮派做后台,怎么样?还不是给上官杰鞍前马后当刀子用。

        天上人间洗浴中心,多大的产业,赵城主一文钱不用花,只需一句话,就能占三成股份。

        商人,在官府面前,永远没有什么资格可谈“合作”。

        花独秀轻道:“我希望的局面,不是什么‘合作’,更不是什么‘榜上大腿’,我希望的,是咱们两家能够平等‘结盟’!”

        彭瑶瑶一愣:平等结盟?

        花独秀继续自言自语:“当然,现在我们花家还没有这个实力,别说总督大人,上官杰,哪怕是黎不田,随便找理由都能收拾我们花家。”

        “所以我才要离开困魔谷,我要去外面的世界,给花家将来有资格和你们彭家结盟做点准备。”

        花独秀说着,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脖子上挂着的金色小吊坠。

        彭瑶瑶小声问:“你去漠北纪宗,是想成为一代宗师吗?还是打算学好了内功,回来入仕?”

        “我爹说,如果你想入仕,他可以安排你做官。神泉城,破魔城,你想在哪做官都可以。如果你想从军,那更容易,先在哈丹巴特尔将军手下做个校尉,几年内就能升起来的。”

        花独秀苦笑:“你爹这么看不起人啊?”

        “啊?”

        彭瑶瑶一愣:我爹很看得起你啊,正因为如此,他才愿意直接安排你做官。

        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不过你才十七岁,没什么功绩,想一来就做大官也不大可能啊?

        花独秀说:“多谢你的美意,不过我不想做官,更不想从军,也不想做什么一代宗师。如果我想,我当初就不会离开魔流府,在大名鼎鼎的魔流府当个长老,岂不是很有面子?”

        彭瑶瑶疑问道:“那你去漠北,目的是什么?”

        花独秀认真道:“我的目的,就是比别人强!就这一点,足够了。”

        彭瑶瑶无言以对。

        花独秀继续说:“什么官员,什么军队,什么宗师,都是虚的。如果我有一骑当千,万夫不敌的实力,我就是天天泡澡休闲,天天听曲看戏,也没人敢对我们花家动手脚。”

        花独秀回头看了彭瑶瑶一眼:“这才是我的目的。”

        “本质上,我是个懒人。我就想安安静静的做个阔家少爷,什么生意,什么纷争,什么奋斗,对不起,我一概没有兴趣。”

        彭瑶瑶朦胧中看着花独秀脸庞的轮廓,一时有些痴了。

        这才是真实的花独秀?

        他在乎什么?

        他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想过问。

        但如果有什么力量想破坏他舒适的生活,他又会爆出可怕的能量,坚决跟这股力量干到底。

        哪怕是要去遥远的漠北,丢下现在拥有的一切,去拜入别的门派做个初级弟子,从头修炼内功。

        彭瑶瑶笑道:“花公子,你呀,真是个怪人。”

        “不过,也是个‘真’人,真性情的真。”

        花独秀嚷嚷:“喂喂喂,咱们都一起泡过澡了,整天公子公子的,见外了啊?”

        彭瑶瑶轻哼:“你可别乱说,什么一起泡过澡,传出去我还怎么嫁人?”

        “不喊你公子,那喊你什么?小花?阿花?嘻嘻。”

        花独秀脸一暗:“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比你大一岁,叫我秀哥哥吧。”

        彭瑶瑶心里小鹿砰砰跳:“秀,秀哥哥?要这么肉麻的嘛?”

        花独秀懒洋洋道:“这有什么好肉麻的,你要愿意,喊我一声‘花兄弟’也行,反正我没意见,就是个称呼而已。”

        彭瑶瑶无语道:“那,那好吧,就让你占我个便宜好了。”

        花独秀又转过头去,背对彭瑶瑶:

        “我的老底可是都告诉你了,我是拿你当铁哥们了啊。等我走了,你可要好好照顾我们花家,别等我回来时,艾玛,花氏镖局倒闭了!”

        彭瑶瑶捂嘴而笑:“不能,不能!你爹长袖善舞,生意只会越做越好,怎么会倒闭呢!”

        彭瑶瑶说着,心里忽然一痛:拿我当铁哥们?

        铁哥们???

        彭瑶瑶感觉胸口有些窒息,胸闷的感觉让她有一点难受。

        似乎情感深处有声音要说,这不是我想要的!

        彭瑶瑶深吸几口气,舒缓一番后问:

        “秀,秀哥哥,沈公子一直叫你……姐夫,你……你真的走不出来了吗?”

        花独秀跟沈利嘉之间的关系,包括沈清月,彭瑶瑶早就派人调查的一清二楚。

        花独秀愣了一会儿,缓缓道:“我不知道。”

        两人无言,背靠背这么泡着,不知过了多久。

        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

        两人都有些伤感。

        花独秀缓缓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瑶瑶,时候不早了,咱们回屋吧!”

        彭瑶瑶小声问:“嗯,要回家了么?”

        “不,急什么。穿好衣服,我叫这里最好的按摩技师来做个全身推拿。”

        彭瑶瑶:“……”

        花独秀道:“给你安排个男技师怎么样?听说有个‘托尼老师’,是这里的席按摩师,手法一流,你试试。”

        “脱,脱泥?”

        彭瑶瑶大囧:“你又乱说!人家身上哪有泥!我不要男技师,我,我还是让姑娘按吧。”

        花独秀笑道:“那好吧,实在不行,我给你按也没问题。我花少爷的顶尖手法还没人尝过呢,就算是感谢你对我的一番美意了!”

  http://www.abcxs.net/book/75100/331811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