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569章 我会一直陪着你

第569章 我会一直陪着你

        第569章我会一直陪着你

        化疗的第七八个小时,白小时痛得实在吃不消了。

        前晚上扎针的时候,就已经痛到不行,整条左手臂火烧火燎的,滴了滴液之后,才知道,扎针的痛只是前奏而已。

        一直想吐,肠胃道的反应非常严重。

        然而身上的疼痛,却比肠胃道的反应更让她难受。

        她浑身都没有力气,口干舌燥,喉咙像是干得要裂开了,捏紧了拳头,拼命压抑住想要吐出来的冲动。

        她已经吐了两三回了,胃里全空了。

        她看着在床尾桌子前,替她倒热水的厉南朔,他已经陪了她七八个小时了,从昨晚到现在凌晨四点多。

        厉南朔想弄一点儿水果给她吃,从昨天中午吃了那顿烤鸭到现在,白小时什么都没吃了。

        但白小时现在什么都不想吃,只想立刻结束输液。

        捏在手里的一小块毛巾都被冷汗浸得湿透了。

        她不记得生冒冒时有多痛了,那种痛的记忆已经模糊了,现在只觉得,可能化疗的痛苦,只比那次好受一点点。

        厉南朔听到她在床上动了下,立刻端着热水,转身快步走到她床边,轻声问她,“是不是又想吐了?”

        白小时脸色惨白,额头上满是冷汗,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用尽全力,点了点头。

        厉南朔不知道要怎么减轻她的痛苦,尽量放轻手脚,将她扶着坐起来,拿了垃圾桶过来,对准了她的嘴。

        扶着她的手,在她后背上轻抚了几下。

        白小时立刻吐了出来,这回吐的全是刚才喝的几口水,前面的三回,已经把胃里都吐空了。

        持续了七个多小时的剧痛,简直是在凌迟她。

        厉南朔见她什么都吐不出了,又拿了湿巾纸来给她擦嘴,给她擦嘴时,手都在微微颤抖。

        白小时伸手抱住他,将脸闷进他怀里,好半天,从嘴里挤出了一句,几乎是带着哭腔,虚弱地求他,“剩下的小半袋,能不能不挂了?”

        白小时真的是很能忍痛的类型,她从小就不怕打针。

        然而现在只觉得,手术前一个礼拜加起来的疼痛,都抵不上这七个多小时。

        厉南朔自然不能同意她这个请求,虽然看着白小时受罪的样子,他简直是坐立难安,心疼死了。

        但是化疗前医生说了,第一次的药物浓度肯定是很高的,会特别特别痛,熬过第一次,后面的会容易一点儿。

        为了白小时的身体,怎么都必须忍下去。

        他伸手,紧紧搂住白小时,低头吻她湿透了的发,柔声哄道,“乖,再忍忍,还有最后一点点了,医生刚才说,最多还要两个小时,你也听见了,是不是?”

        “等结束之后,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但是咱们必须把剩下两小时熬下去,我一直陪着你呢,宝宝。”

        “想一想,每一次化疗之后,你的身体都会比之前更健康一点,想想我,想想孩子。”

        还好他回来的及时,能够陪着白小时,他无法想象,要是没有他在身边,白小时自己一个人要怎么办?

        他搂着她,轻轻晃着,眼眶一阵阵地发酸。

        以往他受再重的伤,哪怕是危及生命的伤,也从来都没流过一滴眼泪,可看着白小时的痛,痛在他心里,比自己受伤,要难受得多。

        他觉得白小时生这个病,一定是因为为他生孩子,所以留下来的隐患,都怪他。

        她原本zǐgōng就脆弱,他还向她说了那些希望她能为他生孩子的话,虽然有自己的孩子是很好,但在他心里,孩子根本及不上白小时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

        白小时缩在他怀里,闭着眼睛,没说话。

        或许是药物的副作用,她现在连呼吸都觉得困难,似乎有什么重物压在她的胸口上,有人掐住了她的脖子,更别提说话聊天。

        厉南朔的话,她听进去了。

        况且手术都做了,还有什么不能坚持下去的理由呢?

        有些病患想活下去,都没有机会,她有了活下去的机会,自然要好好珍惜。

        挺过这一次,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刚才吐了一回,肠胃的不适感,稍稍减轻了一点儿,渴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

        “想喝水。”好半晌,她小声朝厉南朔道。

        厉南朔立刻端了插了吸管的水杯到她面前,给她喝了几口。

        白小时下意识伸手,去捧了下水杯,小半截手臂露了出来,输液的那根筋,紫的发黑,看着着实让人心惊肉跳。

        厉南朔盯着她的小臂,等她喝好了水,放下杯子的同时,随即伸手,轻轻捂住了她的小臂。

        “痛……”刚触上她,白小时立刻瑟缩了下。

        真的很痛,筋被撑开药物在里面流过的感觉,像是有岩浆从里面穿过去,然后,再慢慢流过她身体里每一根筋,时时刻刻被煎熬着。

        “手臂痛?”厉南朔立刻问她。

        白小时想了下,其实厉南朔抱着她,触碰到她的地方,都痛,仔细感受起来,又好像是浑身都痛。

        她缓了两口气,又小声道,“放我到床上吧,浑身都痛……”

        厉南朔就怕自己碰到她她都难受,立刻轻手轻脚放下了她,让她半躺着。

        松开她的同时,又转身,侧卧在了她身边,隔着被子轻轻抱住了她,一句话都没说了,只是静静半躺着陪她。

        天快要亮的时候,医生进来看了回,差不多要挂完了。

        “剩下这么一点儿不挂,没事儿的吧?”厉南朔立刻低声询问医生。

        他眼睛红红的,一夜憔悴了很多的样子,直勾勾盯着医生看。

        医生看了下药袋,考虑了下,回道,“就剩下几毫升了,没事儿的,那现在就拔了吧?”

        “赶紧拔!”厉南朔听说不要紧,立刻沉声命令道。

        白小时累到不行了,浑身都没有力气,脑子也昏得厉害,医生拔了输液管,厉南朔按住她手背zhēnkǒng,把她手收进被子里的同时,她似乎一下子好受了许多。

        “给她喂一片ānmiányào吧,不然她很难会睡得着,睡眠不好对后面的恢复也有影响。”医生在边上轻声道。

  http://www.abcxs.net/book/76170/314025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