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王牌嚣妻之许爱向暖 > 第96章有一股波动

第96章有一股波动

        许爱放下电话对向暖道,“魏良是我的私人医生,出身中医世家,得他爷爷真传,医术青出于蓝胜于蓝,后来大学又主修了西医,还出国留学两年,所以他中西医都精通,等会儿他来了,让他给暖暖看看,用中药调理一下你的胃。”

        他没说,其实魏家几百年来最优秀的子孙都是许家的家庭医生,魏良的爷爷就是许爱爷爷的私人医生。

        向暖这才知道,刚刚离开许家时,许爱打电话让印元柏完事后带良子来他这里是为了给她看病。心里瞬间被感动挤满,从爸妈过世后,许爱是唯一这么细心关心她身体的人。

        其实,大多人都不知道她胃不好。就连云朵她们也以为她是喜欢吃汤汤水水和面食的,其实她最喜欢的主食是米饭,可是因为胃不好,经常一个月都不敢吃一次。

        不过想到要吃中药,她皱皱鼻子道,“我不喜欢中药的味道。”

        主要是她独自在原始深林里生活的那一年,吃了太多的野菜,其中就包括一些能吃的中药草,所以她很讨厌中药的那种味道。

        想到她嫌弃空调的味道,再嫌弃中草药的味道也不稀奇了,许爱伸手捻开她皱起的眉头,“没事,良子的本事大着呢,让他弄成糖丸给暖暖吃,保证既方便又不难吃。”

        还可以这样,向暖记忆中的药丸也很难吃的,虽然如此还是点点头道,“那我试试吧。”

        总不能拂了许爱的心意,再说了,胃不好的确很遭罪,疼起来要人命,很多喜欢的美食都不能吃。

        两人吃完了印元柏和魏良还没到,并肩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已经渐渐有些白晕的天空,天要亮了。

        “每次我这样看着外面的灯光,就会很想家,可是又没家可回,特别是过年的时候,我们佑战的队员们大多都是孤儿,每年过年的时候无家可回的人就聚在一起过年,每个人都笑哈哈的很开心的样子,其实回到自己房间,无一例外的都很伤心。”向暖一只手展开放在玻璃上,冰凉的触感就像她孤独冰冷的心一样。

        “我也一样,每年过年,虽然一家人都会聚在一起,但是我爸妈从来不会关心我一句,只是聚在一起吃顿饭,然后他们就回房间去,留下我跟小叔和爷奶,虽然每年都吃着丰盛的年夜饭,但是从来没开心过,心还是孤独的。”许爱声音很低的道。

        许家的人很多,但是过年不会聚在一起吃饭,只在初一那一天都聚在许家宽大的宴会厅里吃一顿所谓的团圆饭,至于心里都怎么想的,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向暖叹口气,“我们怎么这么可怜。”

        许爱失笑的看着她那一副天下我们最可怜的神情,“以后我们一起过年,谁也不会再孤单了。”

        向暖明白许爱的意思,这又是变相的在表白,还不等她有什么反应,门就被敲响了,许爱有些遗憾没看到向暖的反应。

        “进来。”许爱转身道。

        向暖也转过身去,好奇魏良是什么样的人。

        门推开,印元柏先进来了,随后跟进来一个男人,看样子有三十岁多一点,也许是因为学医的原因,看上去就是一个本本分分老老实实的人,跟在许爱身旁的人怎么可能简单了,能当许家继承人的私人医生必然是许家认可的人,就连他的家族也是被认可的。所以当向暖跟魏良视线对上时,她明白了,这个男人是那种外表看着平凡,其实心中有丘壑的人。

        “良子,这是暖暖,她的胃不好,你给她看看。”许爱拉着向暖走到一旁用来休息的沙发上坐下。

        魏良只是跟向暖对视了一下,就明白为何许爱对这位小青梅情有独钟了。她雪亮的眸中散发着睿智、果断的光芒,眸底隐藏着坚毅,这样的女孩子的确有站在许爱身边的资格。

        “向小姐请伸出手腕。”魏良没有多余的话,在向暖那侧的沙发上坐下,拿出脉枕放好。

        向暖伸出手放在脉枕上,魏良给她把脉,然后又问了她一些为题,收回手道,“向小姐,你的胃只是寒凉太重,好医治,我给你开副药,吃上两个月,就能缓解,注意不再受寒凉,一年之后你的胃就会恢复如初。”

        话落看向许爱,对他很了解的许爱看了他一眼,“暖暖的身体还有什么问题,你直接说就行。”

        魏良眉头一挑,这意思就是告诉他不用避讳,他可以知道的向暖就可以知道。斟酌了一下道,“向小姐的身体里有一股波动,很有规律的波动,不属于正常身体该有的。”

        他的话说的很委婉,但是向暖和许爱都听明白了,魏良的意思向暖的身体里被人安置了东西。

        向暖身子一僵,如果自己身体里被安置了东西,那么机会只有一个,就是自己十岁那年住院眼睛恢复光明之前,那段时间她很嗜睡,经常黑天白天的睡,后来又忽然好了,现在想来,是有人做了手脚。

        她冷静的问道,“是什么?”她知道,既然魏良把脉能看出来自己身体里有东西,很显然他已经知道是什么了。

        魏良看了眼许爱,见他点点头,便道,“跟踪器,还没被启动的跟踪器,所以波动很弱。”

        向暖明白魏良没说谎,她怎么也是通过佑战最高等级训练的人,跟爸爸一样是佑战里的神话,如果自己体内被安装了跟踪器,这么久了她肯定会发现的,没发现的原因就是给她安装跟踪器的人觉得还没到需要启动跟踪器的时候,所以她一直都没发现。

        “在头上?”向暖又问道。

        魏良讶异的点点头,“你早就知道?”

        “不知道,猜的,只有在头上我自己才最难发现,特别是后面,我自己根本无法发现。”向暖解释道。

        她对这些高科技的东西很熟悉,而且运用的很熟练,可以说在佑战中无人能及,如果在身体的其他部分,或者已经启动了,这么多年她不可能发现不了。

        许爱对魏良道,“取出来有危险吗?”

        魏良道,“那要看安装多久了,是什么类型的跟踪器,如果是最近几年,恐怕无法取出来。”

        这几年可以植入身体里的跟踪器都安装了自爆的程序,如果强自取出,一触碰就会爆炸。

        “如果十年前的呢?”向暖问道。

        “那肯定没问题,十年前植入身体里的跟踪器绝对没有那么先进。”魏良保证道。

        许爱看着向暖道,“暖暖认为着跟踪器是十年前被人植入的?”

        “嗯,只有我眼睛最后恢复期去住院时他们有机会。”向暖很确定的道。

        “那人不是你爸爸的好友吗?”许爱蹙眉问道。

        向暖耸耸肩,很淡定的道,“这世界上什么都有可能是假的,一个朋友而已,变了也没什么稀奇的。”她的人生就是在那些人的框架出来的圈子里,一个朋友的真假有什么可意外的。

        许爱心沉了沉,能让向青时把女儿交给他的人,定然是他极其信任的人,没想到这样的人也有问题。

        “让良子先把跟踪器取出来。”许爱道。

        向暖果断的摇摇头,“不急,我先去见见孟叔叔,之后再说。”

        “孟叔叔?你爸爸的那位好友?”许爱眸光一眯。

        “对,当年孟叔叔可是给我针灸了一年多,后来住院时,更是天天给我针灸,我眼睛能复明这么快,都是他的功劳,看在这一点上,我愿意亲自去见见他。”向暖说的很冷静。

        魏良有些佩服她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她还能冷静处理,恩怨如此分明,就因为当初人家的帮助,她在怀疑人家时也不会一棒子打死对方,而是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果然不是凡人,很有大家风范。

        许爱不会反驳向暖的决定,对魏良道,“良子,暖暖不喜欢中药的味道,你把药弄成糖丸一样给暖暖吃。”

        魏良嘴角一抽,不喜欢中药的味道?弄成糖丸?中药怎么可能没有味道?弄的甜一些可以,弄成水果味都可以,但是也不可能一点中药味道没有啊?

        “不行?”许爱看到魏良的神情问道。

        “我尽力。”魏良几乎是咬着牙说的,许爱那语气已经很明显的不耐烦了,意思是你一个医生这么简单的事还做不到。

        向暖看到魏良的反应忍不住的笑了,“尽量就好,虽然嫌弃,但是还是吃的下的。”

        魏良松口气,“我会尽量减少中药的味道。”

        “多谢。”向暖道谢道。

        魏良很正经的道,“不用谢,我是许少的私人医生,将来也是许少夫人的私人医生。”

        这么直白的话就差直接说了,你是将来的许少夫人,为你服务是我应该做的,没必要谢我。

        向暖嘴角抽了抽,看着许爱道,“我要去j城。”

        孟旭东,爸爸的好友,j城中医药大学的教授,在全国中医界都很有地位,他就住在j城,现在依然在j城的中医药大学任教同时还在医院出诊。

  http://www.abcxs.net/book/78866/356557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