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 第64章 长孙先生死

第64章 长孙先生死

        双方天人级别的武者相继参战,标志着一场战争正式的进入白热化阶段!

        与此同时,分水关之中,随着火势的蔓延,乌风等终于是被留守的镇北军给围了起来。面对着曾经并肩作战同僚痛痛心的质问,乌风闭口不言,和独眼男子一同死守。身中数刀,这才倒地。

        “为什么!林环,为什么会是你!”

        围攻他的人之中,其中一位和乌风关系最好,有着过命交情的军士看着已经陷入弥留之际的乌风,不由再一次质问。显然,直到现在他都无法相信,那个和他并肩作战,痛饮匈奴血的男人居然是匈奴的内奸!

        “杜淳……抱歉……”

        对方痛心,乌风又何尝不是如此,毕竟他和对方之间是真的过命的交情。然而事情做都做了,都说其他的也无用。现在他真的希望朝廷能够如同独眼人所说的一样,一统山河之后,扫除四夷,将匈奴这卑劣的民族彻底的给斩尽诛绝!

        弥留中,乌风似乎隐约看到了些熟悉的面孔。

        有大行司负责传授他武艺的上官,有于那个被匈奴烧杀抢掠过的山村将他救回的并州军士,也有他那已经死在匈奴的手中,幼时在一起玩的玩伴,和他的父母弟兄……

        没有乌风等人在一旁负隅顽抗,关中的大火被很快地被扑灭。

        而关外,见城门迟迟没有打开,匈奴一方也终于察觉出不对来。屠著单于直接对着一旁低着头的长孙先生冷声道:“长孙先生,为什么你的人迟迟的还不将城门打开?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解释?”长孙先生轻笑道:“单于心中不是已经有了答案了吗?”

        “什么!”听长孙先生如此回答,屠著单于哪还不明白,他之前最担心的情况出现了,因此不由怒道:“长孙先生,你应该很清楚,没有人能够欺骗长生天的子民!因为没有人能够承受得起长生天子民的怒火!”

        “我知道,”长孙先生轻笑道:“所以我本身也没有打算活着回去!”

        什么?!

        屠著单于闻言瞬间就明白了,长孙先生早就已生死志。同时也正是这个时候,一股淡淡的危机感涌现在了他的心头,让他眉头迅速为之一皱!

        不过还没有等他来得及做什么,伴随着一声声低笑之声,一道道由长孙先生鲜血所组成的血箭便毫无一丝征兆的自其笼罩的斗篷之下,破布而出。以丝毫不逊色于八牛弩所射出的箭矢一样力道,向四面八方扫去!

        放肆!

        眼见长孙先生这个欺骗了他的人,居然死到临头了,还敢冒犯天威,屠著单于再也按耐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大手一张,一股炽热到极致的光芒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而后一掌,便将所有撒向他的,那些威力堪比八牛弩的血箭蒸发于空中,接着去势丝毫不减,一掌便撕裂了长孙先生的护体真气,直接印到了长孙先生的胸膛之上!

        瞬间,便将长孙先生整个人击飞,于空中直接化作了一团烈火,重重的砸落到了地上!

        “果然,每个周人都是不值得信任的,真是枉费我集结了如此多的勇士!浪费了那么多的钱粮!”

        余怒未消的扫了一眼那具表皮差不多已经烧焦了,生命气息如同风中的烛火一样,随时都可能熄灭的长孙先生的残躯,屠著单于不由恨声道。

        显然,对于长孙先生这个欺骗他的男人,此时的他是恨到了极致!

        看样子要是现在身处于战场之上,恐怕他早就命人将其拖下去千刀万剐,剁成肉泥了!

        不过作为上位者,可以有愤怒的情绪,但是却不能受这情绪所控制影响。

        因此虽然此时屠著单于的心已经愤怒到了极致,但是很快,还是被他暂时按耐住了心中的怒火。准备开始考虑如何停止眼前这场无意义的战斗,带着匈奴军队离去。

        没错,就是撤离!

        先前就说过了,诚然,单凭以幽州一州之力,其实是很难阻止倾巢而出的匈奴南下的。但是同样,一旦匈奴在幽州这个地方损失过重的话,那么就算是他们成功的将幽州,以及周边地区都掠夺一空,那么对于匈奴而言,也是一一种得不偿失的交易。

        因此幽州可以打,分水关也可以破,但是有个前提,那就是不能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代价来破。

        要不然,先不说别的,损伤太多让下面的人群情激奋的话,屠著这个单于的位置肯定就坐不下去了。

        不提屠著单于这边,想着如何以最小的代价来结束眼前这场,在他看来已经毫无意义的争锋。另一边,长孙先生那里,但随着身上的生机逐渐的流失,弥留之际,脑海之中同样也走马穿花的一闪现起了自己脑海之中一些让他刻骨铭心的记忆。

        这其中有他的妻子,一对让他骄傲的儿女的生活琐事。以及幼年之时丧父、丧母。少年时期的寒窗苦读,名落孙山之时所受的嘲弄挖苦。和喝闷酒时偶遇明主,当时的太子当时的太子也就是当今皇上之间的点点滴滴。

        “你叫长孙晏。”

        “是,你又是何人?”

        “你知不知道妄议朝政,是要下狱,处重刑的。”

        “……那又如何?”

        “有趣,看你的样子似乎落榜了吧,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回乡,也许来年会再考,也许……”

        “这样,本……嗯,我手下倒是缺个替我办事的人,我看你像是有点本事,要不要考虑一下?”

        “……工钱是多少?”

        “看你表现了。”

        ……

        “长孙,你从这舆图上都看到了什么?”

        “回太子殿下,臣看到了我大周千里沃土,和万里的江山。”

        “是啊,万里的江山。可惜这江山四角有缺,虽是大周的,但是它不性赵啊!”

        ……

        “长孙,今朕能信任你吗?”

        “回陛下,臣的一切都是陛下给的,只要陛下有需,臣愿肝脑涂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不要说死字,朕要你活着,只有活着,才能好好的为朕办事!”

        ……

        “长孙,削藩之策干系重大,朕能委以重任的人不多,匈奴这边,就交由你了,希望你不要让朕失望。”

        “陛下,四镇诸侯……确实是于国有碍,但是引匈奴入关……对于幽州的百姓来说……是不是……”

        “你是在质疑朕吗?长孙?”

        “臣,不敢。”

        “……都是大周的子民,朕又何尝忍心?不过削藩乃是国策,其中得失你应该很清楚,在这期间可能的确会有阵痛,但是对于天下,对于大周的子民来说,这些阵痛都是值得的。”

        “……是。”

        ……

        一幕幕念头不断的在长孙先生的脑海之中轮转,最后伴随着长孙先生的意识开始渐渐的模糊,最后只剩下了一首他已经埋藏在他记忆深处,曾经怀才不遇,自嘲之时,所唱的歌:

        “长钾归来兮,食无鱼。长钾归来兮,出无车。饮无美酒醉,睡无美人妻……

        无垢,无忌,为父……要失言了……

        陛下……臣先走一步……如果有来世,臣……还……愿意于您麾下,受您驱驰……”

  http://www.abcxs.net/book/96841/510405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