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汉末任逍遥 > 第90章 坐论

第90章 坐论

        任毅继续道:“奉孝远来是客,子坚就先说了。”

        郭嘉道:“子坚兄请。”

        任毅道:“奉孝,你可能还不知道。我是瞒着我们丁府君,打算来洛阳玩上一遭。而后,就在这酒肆之中,巧遇到了先生。”

        郭嘉道:“子坚兄实在是个妙人啊。是因为灵雎姑娘之故吧。”

        任毅道:“奉孝兄所言不差。”

        郭嘉道:“据郭某对你的了解,想必你在出来之前,已经安排好了后手了吧。”

        任毅道:“诚如奉孝兄所言。”

        郭嘉道:“子坚身为大汉官员,对大汉,可是不老实啊。”

        任毅反怼道:“我观奉孝汝也不是什么正经书生,酒葫芦一个,而且行为不端。”

        “不过,我喜欢。”任毅话锋一转道。

        “哈哈哈哈哈。”郭嘉大笑数声,道:“好一个酒葫芦,好一个我喜欢。你这个朋友,我郭嘉交定了。”

        郭嘉继续道:“子坚兄如此坦诚于我,嘉也就讲讲自己的故事。”

        “我方才说过,我是颍川郭氏里面最不受待见的一个,不仅因为我形骸放浪,最重要的,我的母亲,只是一个丫鬟罢了。”

        “颍川郭氏嫡长子是郭图郭公则,此人确实有几分薄才,但此人善投机钻营,毫无骨头,且不能容人,吾甚恶之。此人现在尚在太学中就学。”

        “而我则是家主最不受宠的弟弟,与一个身份低微的丫鬟所生,我在家中的地位,子坚兄应该再明白不过了。”

        “所以,我在郭氏族里,挨骂受气就是家常便饭。好在家主还稍稍念就一点血脉亲情,给了我们一家三人两间破屋子,还允许我在书房中看书,只是不能像公则一样请师父,被人察举罢了。”

        “阿翁身体不好,阿母常年劳累,在我八岁的时候,他们就双双过世了。家主也没有为自己的弟弟发丧。”

        “我家族中,如同浮萍一样。除了有丫鬟给我每顿送来残羹剩饭,剩下的时间,没有人理我,我就在家中,看书,幸运的时候,能搞到酒喝。”

        “我几乎日日都在如饥似渴的读书,推演战阵和计谋中度过,有酒的日子,我就一边喝酒,一边读书。”

        “后来,我领悟了孙子兵法、六韬、论语、吴子、管子、商君书等先秦经典,自觉在家中如同累赘,就向家主要了一些薄财,从此和郭家再无关系。”

        “成了庶人后,心里反而不自觉间变得愉悦了。”

        “我就在颍川城郊,低价买了一个草屋,全身的家当,除了草屋,就是我在郭家时,手抄的几本先秦经典。”

        “刚好,我的邻居就是徐元直。”

        “元直性刚直,洒脱,仗义,很对我脾气。”

        “伯父(徐庶父亲)善酿酒,是专门为客栈酿酒的酒师。我常常去元直家,帮趁着他们酿酒,完工后总能得到一葫芦的好酒。”

        “而元直也常常去我家,我们一起以酒为引,共研先秦典籍,相互切磋。完了后,元直也会教我一些简单的击技。”

        “这样的生活很快乐。直到后来,这局势越来越动荡了。常常有头裹黄巾的道士,在颍川城里传教。”

        “而且像我们郭家一样的豪强,越来越肆无忌惮了。一日在街上,一个华服公子瞥了我一眼,然后就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

        “当时元直就在我身边。元直二话没说,一剑杀了那个恶棍。”

        “我们就开始了东躲西藏的日子。我们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受人白眼,晚上还常常要睡马棚。”

        “但是我们没有丢掉风骨。我郭奉孝和徐元直,无论多么难,都不痛哭流涕,摇首乞怜。无论多么难,我郭奉孝,都是那个形骸放浪的郭浪子。”

        郭嘉说的有些累了,加起一块红烧肉,就往嘴里塞。

        郭嘉继续道:“后来,我不就遇到子坚你们了吗。”

        郭嘉陈述自己坎坷的境遇,没有丝毫的做作与乞怜,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

        任毅道:“不管多难,生活都得继续。奉孝兄今后有何打算?”

        郭嘉贼笑道:“子坚你这是看上嘉这一百多斤了吧。无妨,嘉想好了,日后,就寻一明主,鞍前马后,万死不辞。”

        郭嘉继续道:“我郭奉孝既有王佐之才,就这样泯然众人,实为可惜。”

        “今日,是嘉喝多了,更是拿子坚当我的知己,嘉才说了这么多话。”

        “乱世即至,天下逐鹿的大幕已缓缓拉开,各路英雄狗熊要纷纷登场了。”

        任毅道:“那奉孝兄,毅可是明主?”

        郭嘉道:“先不说你是不是明主的事。先秦如此多霸主,还有千古一帝,子坚你说说,你主要像谁学习?”

        任毅道:“吾欲学高祖。”

        郭嘉道:“何故?”

        任毅道:“吾和高祖一样,都是白身出身。我幸得村长青睐,给我捐得了这骑都尉官职。”

        任毅继续道:“我本意是捐一个别部司马,奈何我讨张常侍和陛下喜欢,授予我骑都尉一职,毅只得从之。”

        郭嘉道:“子坚此言,就说明子坚现在已在朝中,扣上了阉党的帽子。子坚就不怕,你告诉嘉这些,嘉直接离席而去吗?”

        任毅道:“我观君乃人杰,待君以诚。另外,没有我的允许,你和元直想走,也走不了。”任毅说完,按了按剑柄。

        郭嘉笑道:“子坚倒是有趣。不过郭某并不是畏惧威胁的人。”

        郭嘉顿了顿,继续道:“我与子坚来探讨一下这中原大地。如你我二人投缘,吾愿以子坚为主;若不投缘,嘉愿自绝于君面前,还请子坚能放过元直。”

        任毅道:“若投缘,元直心在不在我,无妨。若不投缘,元直心亦不在我,奉孝你是知道的。”

        郭嘉苦笑一声,道:“子坚啊,你可真是……”

        郭嘉毫无畏惧的抄起了酒碗,猛灌了一口酒,继续道:“子坚,我和元直是生是死,就全看你是不是嘉的知己了。”

        “下面就由子坚先说说,你对这中原局势的认识吧。”

  http://www.abcxs.net/book/98837/510244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