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汉末任逍遥 > 第153章 密使

第153章 密使

        黄巾军搞了如此一波大动静,任毅自然是翘着二郎腿坐享其成。

        任毅早就发现,蝴蝶效应只能影响一些小事件,带来一些意料之外的不速之客,但是大的史实以任毅现在的能力无力改变。

        所以,任毅眼睁睁的看着黄巾军为自己做嫁衣,是最好的选择。

        毕竟,任毅一旦轻易采取措施,改变了历史大的轨迹,对于连一州长官都不是的任毅来说,弊大于利,还且很有可能不仅张角会失败,而且把自己还搭进去,这样,黄巾军最后的火种就彻底破灭了。

        任毅正无所事事的坐在营帐里看兵书,一个士兵来报说外面有一个黑衣人求见。

        任毅直接让那个黑衣人进了营帐。

        黑衣人进来后,毫不客气的说道:“义公将军到是真的悠闲啊。”

        任毅道:“你叫我义公将军,想必是五师祖麾下的爱将,不知君乃何人?”

        “任子坚你少给我打马虎眼!”黑衣人有些不悦道,“我就想问问汝,黄巾义军势如破竹,汝为何按兵不动?”

        “哼!”任毅冷哼一声,道,“本将和颜悦色的和你说话,是看在五师祖的面子上。怎么,你要和我这个义公将军比划比划吗?”

        “任子坚,就怕汝不敢!”黑衣人沉声道。

        “放肆!”任毅怒喝一声,抽出了轩辕剑,道,“今日本将要好好的教教汝和上官说话的态度。进招吧!”

        “俺单通怕汝不成?”那个叫单通的黑衣人也拔出了腰间的短刀。

        “任子坚,”单通一股志在必得的语气,“你怎么说也是大贤良师任命的义公将军,俺单通不取你性命,可你要是输了,说不得单某就要把你绑去大贤良师榻前赔罪。”

        任毅没有说话。任何事从来都是事实胜于雄辩。只要任毅把这个叫单通的汉子打的没了脾气,一切就都好解决了。

        任毅先手还是最老套的那招,中平刺。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中平刺虽然老套过时,但得看是谁使用。

        三岁孩童用树枝刺出的中平刺,力度比一般的挠痒痒还小数倍;而热武器子弹刚刚出膛的时候,运行轨迹也是中平刺,并以水平轨道飞行一百到数百米。

        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任何一个人,能躲过热武器的射击。

        这就是区别。

        铛!轩辕剑和对方的精铁刀狠狠地磕在了一起。

        任毅脸色被憋得通红,不过抗下这一击压力不大,身子只是晃了晃。

        对方也只是微微晃了晃身形,就稳定了下来。

        任毅道:“看不出,你还有两下子,想必是五师祖麾下第一将吧?”

        黑衣人稍稍愣了愣,摘下了蒙面,露出了微红的面庞,脸色欲言又止。

        过了一会,单通艰难的憋出来一句话:“任子坚,我们之间胜负未分,再来战过!”

        任毅闻言,不再废话,一剑撩向单通的颈部。

        二人刀来剑往,五十回合不分胜负。

        任毅道,“刀剑无趣,我们以拳脚分出胜负如何?”

        “随你的便。”单通冷冷的说了一声,把刀往地上一扔,站开了拳架。

        任毅把轩辕剑插回腰间,然后一个直拳直击单通面门。

        任毅的拳头运上了部门内力,带着破空之声。

        单通的胳膊硬抗了这一击,接着一脚踹向任毅腹部,任毅用膝盖挡住了单通的脚。

        一击过后,任毅欺身前进,双手抓住了对方的肩膀,然后就要使绊子。

        单通胳膊肘向前一顶,双方就较起力来。

        “红脸汉,你这力道可以吗,”任毅道,“能跟本将较力不想上下,也算是一号人物了。”

        “任子坚,”单通梗着脖子道,“我承认,俺单雄信小看你了。”

        “但是你不要以为,你就赢定了!”

        任毅道:“你倒是嘴挺硬。”说完,加大了一些力度。

        双方用处浑身的力气,互不相让。

        过了一会,任毅率先跳出战圈,道,“单壮士武艺高强,子坚佩服。”

        单雄信也就势退出战圈,向任毅一抱拳,然后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任毅倒也没有和单雄信计较,道,“单壮士,此来所为何事?”

        单雄信道,“自然是大贤良师之事。”

        “汝这个义公将军薄情寡义,作壁上观,天公将军到是重情重义,时刻挂念着你。”

        任毅道:“五师祖尚好?”

        单雄信道:“好?大贤良师现在的状态,怎么可能好的了?”

        任毅道:“吾听闻,大贤良师已占领颍川和长社,三十六方势如破竹,一路官军望风而逃吗?”

        “汝懂得什么?”单雄信道,“大贤良师为我等操碎了心。”

        “太平道的队伍中,信徒良莠不齐,普遍都是刚刚放下锄头的百姓,大贤良师简直是操碎了心。”

        “汝应当知道,太平道没有官军那套完善的管理制度,而且被那些鱼肉百姓的世家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每至一处,都是四面环敌。”

        “现在,大贤良师,头发都花白了。”

        “大贤良师让我带话告诉你,他想见你一面。”

        任毅道:“五师祖欲见我,是子坚的荣幸。单壮士,大贤良师欲何时在何地见我?”

        单雄信掏出了一个小型的金质九节仗,道;“此乃大贤良师的信物。汝若是还有良心,就尽快来巨鹿找大贤良师。”

        任毅道:“单兄弟以为本将会不会来呢?”

        单雄信沉吟了一下,放缓了语气,道,“我如何会得知汝义公将军心里想的什么?不过汝这个汉朝的鹰犬若是敢来的话,单某敬你是条汉子。”

        任毅微微一笑,道,“那单兄就拭目以待吧,吾会去巨鹿的。”

        --------------------------------------------------------

        九天之上。

        “太白老官,”玉帝道,“朕安排给你的事情,你都落实到位了吗?”

        太白金星一拱拂尘,恭恭敬敬的回答道:“陛下,臣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只不过三十六天罡星和七十二地煞星降世之后,似乎有点出乎老臣的意料,不太受天道的管控。”

        “现在天杀星冉闵,地勇星哲别,地雄星单雄信,都搅动了一方风云。”

        “现在其他的星君,身在何处,臣下也并不清楚。”

        玉帝道,“罢了,罢了,这也不能全怪在你的身上,是天意如此罢了。”

        “这来这十方妖兽的怨念,仇深似海恨难平啊。”

        “就那个嗜血妖雕化身转世,已经在边境造成了近三十万人的血债,可以说是为祸一方。”

        “还好紫薇星君没有坠了我天庭的威名,暂时把那个妖兽打的元气大伤,不然,这阎菩提界的大浩劫,不仅会提前一百五十年,而且残酷程度,会更甚百倍。”

        “那时候,才是真正的人间炼狱。”

        太白金星道,“玉帝,老臣与紫薇帝君所交好,时而会注意观察紫薇星君在下介的情况。”

        “我观紫薇星君龙气缭绕,众皆拜服,想来应该不会出现太大的意外吧。”

        玉帝咬了一口大蟠桃,道,“此时下定论还为时尚早。那十方妖兽,各个都有自己的气运,可都不是什么善类。”

        “紫薇星君前面的路,还充满着各种未知数。”

        太白金星闻言,道,“那我们如何帮助紫薇星君才是,如果紫薇星君都收拾不了这个烂摊子的话,那后果只怕......"

        玉帝道,“你是说,我们在焰菩提界的信仰会大大减弱,而且,会让那些恶灵变得更加不可收拾吗?”

        太白金星愣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只是为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玉帝道:“吾等虽在三十三重天之外,跳脱五行之外,不入六道轮回。”

        “但如果我们强行用仙家秘法强行给与紫薇星君帮助的话,整个天地人三界都会被不可抗力毁灭成渣。”

        “更何况,有道是三十三天天外天,九霄云外有神仙,神仙本是凡人做,就怕凡人心不坚。”

        “当年,朕也只是个穷苦的放牛娃,某日有幸在石碑下接触到本源道,历经一千七百五十万劫,方有今天的位置。”

        “而紫薇星君本就是神仙下凡,根基得天独厚,气运无双;且你这老儿时不时的小动作,朕还是知道的。”

        “紫薇星君若是处理不了这件事,不瞒你这老儿,朕就是稍微费些力,麻烦还是可以处理的。”

        “何况,如此的天独厚的条件,紫薇星君若是把握不住,则说明他的劫数未完,仍需下阿鼻地狱修炼。”

        太白金星弱弱道,“紫薇星君确实有管教不严之罪,紫薇星君也悔过了,应该可以稍稍减轻些吧......"

        玉帝突然脸色变得严肃,冷哼一声,道,“你若是想与紫薇星君同罪,你就大可以继续为他求情。没有其他的事的话,你可以离开了。”

        太白金星见玉帝动了真格,身子不由得微微一颤,摇了摇拂尘,架着云离开了天宫。

  http://www.abcxs.net/book/98837/510244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