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汉末之并州匪政 > 第二十七章豪强决断

第二十七章豪强决断

        日上三竿,张瑞撅着屁股睡意正酣时,远在阳曲县外,郭氏坞堡内。

        人工挖掘的鱼塘内养着种类繁多的鱼苗。周围点缀着各种景观植物,在晚春的微风中抽出嫩绿的枝芽。

        好一副生机勃勃的景象,尤其在这战乱不断的并州,显得格外珍贵。

        平静祥和的氛围被一阵密集而又急促的脚步声打破。

        围聚在一起争夺鱼食的鱼群受惊纷纷潜入水下。

        垂钓者顿时失去了兴致,缓缓收起鱼竿,皱着眉头说道:“老夫教育过多少次,遇事沉着冷静,才能临机决断,方策精详?”

        郭淮留下一众心腹,独自走到自己这位深谋远算的祖父面前,恭敬的行礼问安。

        郭全见此才稍稍满意,急促却未失冷静,是可托付大事之才。遂退去身上蓑衣,带着郭淮走到旁边凉亭内坐下,问道:“何事不能决?要来麻烦我这把老骨头?”

        郭淮这才恭敬的道出缘由:“祖父,孟县贼种种事迹,孙却不能解。唯恐决断失策,祸及全族。”

        郭全点点头,道:“此贼确与一般流寇迥异。其言蛊惑性极强,若汉室不及时发兵。某恐并州不为汉室所有。”

        郭淮还是第一次听到祖父对孟县贼如此高之评价,诧异不已。问道:“若如此,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吾族岂非危矣?”

        郭全对自己这名孙子的见识愈发满意,说道:“吾已致信并州刺史丁原,详谈此贼之害。若丁建阳还有一丝大汉官员的担当,亦会派兵肃清此贼。”

        郭淮对此却不大抱有希望,说道:“祖父若还是大司农,建言丁建阳定不敢不从。”

        “但如今他一心只想带兵进京。仅看他不来太原,反驻兵河内便可知,他无心并州事物。若无汉庭中枢建言。他丁建阳恐无心理会这边陲之地的本分小贼。”

        郭全默然,知道一切恐如自己孙子所料。即便郭全自己,亦不过是尽人事而听天命。

        沉默片刻,郭全问道:“孟县贼子又行何事了?”

        郭淮自袖口取出一份请柬,说道:“阳曲县令邀某前往县衙赴会。却只字未提欲谈何事。”

        郭全取过请柬看了一眼,断言道:“此乃孟县贼授意。必是欲谈豪强所匿户籍之事。”

        郭淮赞同,继续说道:“崔县君性情软弱,屈身从贼乃是情理之中。孙本不欲理会,然今晨便闻孟县军昨日已破李氏坞堡。族长李成枭首,挂于县城东门。”

        郭全终于知道为何一向冷静的孙子今日如此急促。实在是孟县贼的战力太超过常人认知了。

        戒备森严、固如金汤的坞堡就那么轻易的被一股而下了。

        “关键在于孟县贼出兵多少?伤亡如何?”

        郭淮一脸凝重答道:“祖父,这正是某忧虑所在。孟县贼大军皆在营中犒赏,未曾出动。”

        “后某曾派人接近李氏部曲。孟县贼亦未阻拦。”

        “据李氏族人言,孟县贼军不过一曲,其中还有两屯一直在压阵未曾出动。短兵相接不足一个时辰,一名悍将身披铁甲冲上墙头,只身斩杀十数人抵近族长李强身边,一刀将其枭首。”

        即便以郭全之老谋深算亦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亦就是说孟县贼只出战三百贼子,不足一个时辰便彻底击溃固守坞堡的李氏?

        同为豪强,郭氏即便比李氏武德稍强,亦不会有多大差距。

        郭全、郭淮都清楚。即便郭氏全军上阵,亦不可能一天内攻下李氏坞堡。

        像孟县贼这样一股而克,更是全无可能。

        让人不禁揣度,孟县贼军究竟是何等鬼神之勇。

        实在是这一出杀鸡儆猴太过完美。

        昨晚不知道多少族长被吓得夜不能寐,唯恐孟县贼子下一个目标选中自己。

        当双方战力失衡,一方可以轻易碾压另一方时,所谓的高墙固垒就提供不了任何安全感了。

        万幸那群天杀的贼子攻破李氏坞堡后就退回县中。

        天色未晓,一群担惊受怕了一整晚的族长们便不约而同的前来郭氏拜访。

        若是郭氏没有个好主意,族长们也只能主动上报户籍了。

        毕竟家缠万贯也比不上自己这大好头颅。

        思索了良久,郭全说道:“孟县贼如此文攻武赫,反倒说明其战欲不强。克李氏只为宣示其军力足以尽灭豪强。邀吾孙去阳曲才是欲决县内豪强之事。”

        郭淮不解。问道:“若真欲借我郭氏威望解决豪强,他为何不亲自登门拜访祖父?反倒点名让某这个尚未加冠之人前去。”

        小贼心思郭全也不能猜尽。只得嘱咐道:“此去阳曲,贼首必会要求吾等解散部曲,丈量土地,可一并应之。”

        郭淮点头,此二事对方定不容商量。

        野战不敌贼军,便是有良田万亩也无法耕作。应不应允,贼军都会派人丈量。

        至于保留部曲,那更是毫无可能。仅卧榻之边,岂容他人安睡这一点。贼军便不可能允许郭氏拥兵上千。

        念及此,郭淮忧心忡忡,心有不安,问道:“祖父,孙还是忧虑。一旦部曲尽去,孟县贼子遣一亭长便可尽获郭氏全族。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此何其危也?”

        郭全终于露出满意欣慰的笑容,说道:“吾孙思虑周全矣!永远不要低估人性之恶,任人鱼肉。”

        郭淮谨受教,可还是不明白该如何去做。

        郭全乃带着郭淮来到湖边,指着平静的湖面问道:“若大河泛滥,湖中游鱼还得平静否?”

        郭淮摇头。黄河泛滥,别说这小鱼塘,便是整个天下都要受其害。

        郭全乃继续说道:“这鱼塘就似那坞堡。郭氏则是其中游鱼。贼军泛滥成灾,某等愿与不愿都难挡大势。除非,吾孙有信心能带领部曲守住坞堡。”

        外无必救之师,则内无必守之城。

        如今汉室离乱,烽火四起。完全无心边陲之地一介籍籍无名匪徒,必不会有任何援军驰援。

        即便郭淮有信心守住坞堡一年、两年、甚至三年。但最终还是免不了覆灭之局。

        郭全深知自己孙子聪慧、熟读兵法,如此简单形式定能看得清。

        便越过此处,继续说道:“然大河汹涌,却不伤其鱼。”

        听到祖父的话语,郭淮惊讶的几乎合不拢嘴。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问道:“祖父是要我郭氏从贼?”

  https://www.abcxs.net/book/103045/567747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