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大顺小吏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慈悲为怀

第一百八十六章 慈悲为怀

        积善寺在江州城西南二十里外,是江州府的一座名刹。

        这一天,岑国璋陪着四五个月的玉娘,还有施华洛、俞巧云、白芙蓉和大姐儿,坐着马车前去。

        今天是岑国璋父亲的忌日,按照风俗要去寺庙上香,做场不大不小的法事,请和尚们念几本《地藏菩萨本愿经》、《往生经》,以尽孝意。

        “那苏征文一命呜呼了?”

        在行驶的马车里,施华洛问道。

        “都摔成好几块,拼都拼不齐,绝对脆生。”

        “死得好!居然敢抢夺相公的功劳气运,摔死他!”抱着大姐儿的玉娘恨恨地说道。

        “这家伙,一门心思想着别人家的漂亮老婆,是个祸害,今天不弄死,明后天不知谁家要遭他毒手。弄死了安生。”俞巧云吃着糖葫芦不在意地说道。

        “他窥视江州城的军功,又大言不惭,纸上谈兵,要是真让他窃得江州城的职责,那才是大事。弄死他,也算是为江州十万百姓免一场灾。”施华洛冷冷地说道。

        看着这一家人草菅人命的样子,一直没说话的白芙蓉心里有点慌。

        她等了会,抬头问道:“苏征文听说跟皇上有大关系,老爷弄死了他,会不会有什么手尾?”

        “能有什么手尾?老爷安排得天衣无缝,苏征文老早就被常和尚抱着,悄悄丢下那个悬崖。再叫罗人杰穿上差不多的衣服,还有苏征文的鞋子,装作他的模样。罗大哥的身形跟苏征文相近,黑灯瞎火的,旁人都认为是苏征文无异。”

        “人证,物证,都安排得天衣无缝。这案子,除了老爷,谁能看得出来?”

        俞巧云轻笑地说道。

        “那不一定,有些人怀疑你,是不需要任何证据,只要他起疑了,那就没跑了。”施华洛迎面泼了一盆冷水。

        “谁啊,这么牛比嚣张?”

        “皇上!”

        好吧,当我没说!俞巧云嘟囔道。

        “洛儿说得没错,皇上怀疑你,确实不需要你任何证据。”

        听了岑国璋的话,玉娘有些紧张。

        “相公,你这次有点鲁莽了吧。”

        车厢里一片寂静,白芙蓉手指头搅着衣带,委屈地说道:“是我给老爷惹祸事了。”

        “嘻嘻,你放心,老爷自从被韩苾老贼害过一回后,不再那么鲁莽,这次肯定是谋定而后动。老爷,说说吧,要不然白姐姐羞愧难当之下,要离家而去,到时候你拦也不是,不拦又舍不得。为难啊。”

        好吧,我已经习惯了,就当家里养了只乌鸦,还能怎么办!

        岑国璋把俞巧云的话当成耳边风。

        施华洛却没有,她知道,这个表面上疯疯癫癫,口不遮拦的丫头,实际上因为心思纯真赤诚,看事情看得极为通透,说的话也是无的放矢。

        “老爷,是真的吗?”

        “皇上身边极缺可用的心腹之人。这个苏征文既然如此得皇上信任,为何只被授予位高权闲的官职?”

        “位高权闲?”

        “都督府指挥佥事,看上去是四品官,实际上真是闲职。”

        “嗯,我听义父说,都督府除了都督、同知都督、佥事都督之外,有实权的就是经历、都事、断事等官。指挥佥事,在各地都司有实权,在都督府,确实是养人的官职。”

        施华洛想了想说道。

        “还有钦差灵武右镇的差事,表面上看,像是让苏征文去镀层金,让他去揭发军镇不轨之举,好在履历上记上一笔。但是我思前想后,觉得那个时间点就是不对。要是早到灵州几天,苏征文就稀里糊涂地被灵武右镇造反的叛军给杀了。”

        “杀了?”

        “叛军杀了好几个钦差和地方官员,也不差苏征文一个。”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真有那么点意思。”

        “洛儿姑娘,你可以悄悄问一问你的义父。他是潜邸老人,又管着内班司,肯定知道些底细。”

        “只是这涉及机密,不大好问啊。”

        “这有何难?洛儿妹妹在信里把苏征文一案略提下,就说人死在匡山,老爷不仅是地主,还负责款待。现在虽说是酒疯失足摔死了,可毕竟是皇上宠爱的贵要,担心受责备。看你义父怎么回答就知道了。”

        白芙蓉话刚说完,发现大家都转头看着她,又有些心慌了。

        我说得有问题吗?还是哪里犯了忌讳?

        “都是聪明人啊,就我傻了点。”岑国璋感叹道。

        “嘻嘻,老爷苦恼了。都不是傻子,老爷不好骗了。”俞巧云笑着说道。

        车厢里顿时洋溢着轻松的气息,充满了合家欢乐的气氛,然后一路赶到了积善寺。

        进了寺庙,住持等人连忙接了进去,收了岑府的三十两供奉,念了十几句“阿弥陀佛”,马上安排了寺里的大德高僧,在佛堂里为岑大人的先考连同先妣,念经做佛事。

        岑国璋一行人,则先被引到大雄宝殿,拜见铜铸金身如来佛像。

        宝殿里只有岑国璋一家人,只见佛像高耸齐顶,慈悲宝相。数百红幛从屋梁垂下,如帐如帘。烛灯长明,檀香萦绕。

        岑国璋与玉娘在前并跪着,施华洛、俞巧云、白芙蓉抱着大姐儿跪在后面。

        “大慈大悲的如来佛,我相公虽是一己之念,可也是救她脱离苦海。人生苦集,万般无奈,得救解脱,再成自在。求佛祖保佑,不要归罪我的相公。我愿初一十五吃斋,供奉功德,每月施舍放粥,只求赎此杀孽重罪。”

        玉娘虔诚伏地,轻声说道。

        俞巧云和白芙蓉听得有些奇怪,太太这是怎么了?说的什么话?听上去好像是为老爷祈福求赎罪。太太是很心善,但是也没到这个地步,为了苏征文这个混账求赎罪。

        难道是又怀上后,更加慈悲了,或者是想着多积阴德好给老爷生个儿子?

        只是说的话,有些不对头,让人摸不着头脑。

        岑国璋跪在那里,双掌合十,双目紧闭,上身笔直,像是一尊石像跪在那里。

        倒是协助情报分析的施华洛,猜到了什么,但没有开口出声。

        一行人拜完佛祖,刚刚起身,常无相凑上前来,递过一份文书。

        “老爷,刚唐峻来急匆匆赶来,说有富口县的急件。”

        岑国璋拆开文书,一目十行,最后淡淡地说了一句:“韩尚书府上发的讣告,他府上的二少奶奶没了。”

        听到这个消息,玉娘面色铁青,又重新跪倒在地上,垂泪道:“还请佛祖垂怜,赎我等之罪。”

        俞巧云似乎听明白了,她和施华洛神情复杂地看着玉娘。唯独白芙蓉不明就里,一会看着伏地久久不起的太太,一会又看向一脸肃穆的老爷。

        与此同时,在潭州城的钦差行辕签押房,薛昆林苦着脸说道:“老师,当时我就知道,苏征文如此无礼,肯定让师弟心里动了念头。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当晚苏征文就酒醉乱跑,失足跌入山谷中,死无全尸。”

        “《黄帝阴符经》有云,‘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益之是坚毅果敢,杀伐决断之人。一旦动了杀机,是不会给对手留任何机会的。苏征文是下不了匡山。他可是断案如神的岑神断,想出杀人的法子来,神鬼来了也断不了。”

        王云缓缓地说道。

        “老师,其余人都好说,就算有疑心,没有证据也奈何不了师弟。可是皇上要是起了疑心怎么办,他可不需要什么证据。”

        “仑樵啊,你察言观色、以微知著的本事,差益之太多了。他只是默观苏征文的言行,再听你说了有关他的事情,就推断出玄机来了,还八九不离十。”

        “老师,什么玄机?”

        王云捋着胡子,轻声点拨了几个字,薛昆林眼睛一亮,若有所思。

  https://www.abcxs.net/book/104149/577011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