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都市之至尊狂兵 >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坑队友,就要往死里坑!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坑队友,就要往死里坑!

        叶星河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走了,将这一群人丢在了大火之中。

        还有没有聚拢苦苦坚持的人这下全没了,覆灭在了可怕的大火之中。

        “冲,唯有从上面才能走出一条生路!”

        诸王愤然,从顶部开始逃脱。

        这不是一条安全的求生路线,他们眼睁睁的看到了许多人被火柱射中,即便是王者都没法摆脱,直接消失了。

        大溃逃开始。

        君命脸色难看,叶星河没有带走他的意思,接下来都得靠他自己。

        他取出了一块玉质的小笔,上面闪着一点点紫白色的光,冲着前方猛地一划,空间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他瞬间踏了进去,顺手带走了明耀和炎如风。

        “多谢帝子!”

        两人感激涕零,就差抱着君命亲上两口了。

        “我不甘啊!”

        一位女子尖叫,展现惊人的修为,身体周围烂漫开一阵阵的花雨,绽放着道的光芒,这是一个随时要迈入圣道的存在。

        “啊!”

        她的肌体之外流动着粉红的光,每一寸肌肤都闪耀着符文,飞身而上,单凭肉身便冲破了一片片的空间,将周围隔成真空,获得一片安全的区域。

        轰!

        下方,一道冲天地火柱起,红的像是烈阳滴火,瞬间击中了她。

        一代天骄佳人,就此陨落。

        漫天的花瓣碎开,入圣的道韵消散,属于她的历史和辉煌过去都在此画上了一个句号。

        “这条路上埋葬了太多的英豪,或许有人甚至可能胜过将来的帝道,但活不到最后,终是凡人。”

        火山之下,一人走出了隐藏之地,心中大为庆幸。

        看着满山大火,头顶燃烧的火云,挣扎于当中死去的王者人物,药善笑了。

        他体内本已有了伤,实力折损厉害,如果这一次大胆冲上去的话,绝对是死路一条。

        “这一次过后,叶星河将会被所有人痛恨,视他为眼中钉。”

        “你。”

        “活不久了。”

        对着火山抒发完了心中的感叹,此行虽然没有获得什么,但看着别人遭殃自己安然看戏。

        这种感觉,很好。

        一挥佛袍,药善转身。

        “秃子!”

        突然,背后响起一声雷霆般的吼声,紧随而来的是三五根烈焰棍子齐齐扫了过来。

        药善心中一惊,猛地转身,佛手往外推了出去。

        砰!

        然而他现在是不圆满的状态,难以抵达几人合力,只挡住了两根棍子,其余的打在他的身上,把他扫飞出去,门牙再度跌落,满脸是血。

        “你们做什么!”

        药善被打飞百丈之外,愤怒的看着这群从火里走出的猴子嘶吼道。

        十三尊侯如今只剩下了六人,浑身浴火,身体被烧的通红如烙铁一般,眼珠子像是点燃了的灯芯,用满怀仇恨的光芒盯着药善。

        “杀!”

        第一侯发出一声悲愤的吼声,二话不说就奔着药善追了过来,提着棍子便打。

        “你们!”

        药善想要说些什么,但对方压根不想听。

        “别解释了,解释无用,你必死无疑!”

        六个猴子化悲愤为力量,爆发绝世攻击,围着药善就是一顿狂揍,棍子七上八下,将他一条胳膊和腿都给打断了,腰肢亦然。

        “啊!”

        他凄厉大吼,浑身是血,心里骂娘。

        这群猴子怕不是脑子坏掉了吧,自己压根与他们无仇啊!

        “你们一定有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打杀的便是你!”第一侯怒斥,一棍子扫在药善脖子上,差点将他头颅打断。

        药善眼中满是怒意,他想要毁掉这一具身子,但又舍不得。

        上次四具身体都被毁灭了,这么久的时间他才修复了两尊,轻易舍弃何时才能恢复实力?

        轰隆!

        就在此刻,山上地火爆发,像是潮水一般奔腾了下来。

        即便是沐火一族也不敢硬抗了,几个猴子用棍子将药善给挑了起来。

        “丢他进去!”

        “好!”

        “不要!”

        药善眼中闪过了惊恐之色,他看到山顶那些人被烧的凄惨样子,知道这大火有多么可怕。

        噗!

        这几个猴子直接用棍子一甩,把他给丢了进去,落入了滚滚地火之中。

        “啊!!!”

        凄惨的叫声再度响起。

        “走,找个机会将那金人杀了!”第一侯眼中杀意激烈。

        “几位兄弟折损在此,如果不摘下仇人头颅回去,我们不好交代。”

        “金人对于火焰抗性不算很高,这一次即便走脱怕也会受伤,多加关注!”

        顶部的逃亡开始,除了帝子们动用手段离开之外,其他人只能从上头而走,开始碰运气。

        一个个强大的王者化作了演化,又有半数人折损在此,其他人也被火焰所波及,受了重伤,逃亡蛰伏起来,担心这时候被仇家下杀手。

        “死了多少人?”

        火焰流到了山脚下,被守护者动用大阵吃力的挡住了,人们在星城之中眺望,一个个都呆住了。

        噗通!

        不久,冥灵走到了星城这边,浑身的铠甲都被烧红,他直接剥了下来,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叶星河,都是叶星河做的!”

        “他故意为之,引诱我们前来,纵火烧人之前还冲着我们讨要好处,最终一把火点燃,只有二十左右的王者走了出来,其他人全灭!”

        众人一听,心中狂震,接着哭声便起来了。

        有许多大族的王者进去了,他们的部分追随者还在这边。

        “死了……四十多个王者!?”暗中的守护者也是脸色一变。

        “叶星河呢!?”有人愤怒的发问,嘶吼道:“那该死的叶星河呢!?”

        “这家伙心太黑了,一把火烧了这么多人。”

        “帝路第一坑货啊,没有他不敢做的,这一下折损的太厉害了。”

        “许多都是藏在暗处的王者人物,平时根本不出来走动,没想到被一把火差不多烧了个干净!”

        此事过后,可以看看哪些宝地空了,便知死去了谁人。

        “他们以叶星河为猎物,最终反倒自己踩入了陷阱,实是可悲啊。”

        消息迅速发酵了出来,在帝路论坛引起爆炸性的波动。

        “叶星河是装的!故意坑了他人药物,最后一把火将火山给点了,引动地火焚灭诸雄!”

        “各大族派遣来此地杀他的人全部覆灭,四十多位王者一口气蒸发,我们这一辈顶尖之争将空了!”

        “还有……这种事?”叶大师的迷妹们发懵,心情复杂。

        前段时间她们吹的太响,什么人又帅又好,当初能打,如今有才,简直是帝路完人。

        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成了个坑货呢?

        “这叫有勇有谋!”

        还有人死鸭子嘴硬。

        “去你吗的有勇有谋,这叫黑心!”

        “狗胆包天,狗胆包天,一个人敢坑杀这么多人,简直疯了!”

        整个帝路都不平静了,星城来的人更多,他们在围观这可怕的大火。

        不相关的人更多是感触与惊叹,叶星河将帝路的残酷瞬间放大在了众人面前,一群王者就这般被解决。

        但对于其他修士而言,也是有好处的。

        食物链顶端的存在消失了一大半,其他人生存的条件不就更加宽阔了吗?

        “有这种事!?”

        人族奇族两条帝路的高层都被惊动了,怒吼声不断响起。

        “这个该死的家伙,当初就应该除掉他!”

        星城之外有人看到了枭凤,这个天之骄女此刻狼狈无比,一身高贵的宫裙竟然被烧的出现了破洞,露出了大片诱人的雪白肌肤。

        银牙紧咬,眸子里透露着吃人的光,在城中巡视了一圈,最终离去了。

        “这是被叶星河彻底惹毛了。”

        “那家伙呢,怎么像是蒸发了一样。”

        紫金炉翻滚的速度极快,早已在诸王脱困之前离开,跟随着一道流火远去。

        内部空间极大,下方金发男子被困所在连同八个火口,那里最为凄惨,外面的攻击全部渗透进来,神火也在不断燃烧着此处。

        强横如他,此刻躺在那,身躯破碎不堪,到处可见露出的白骨,火焰依旧在烘烤着他。

        一群人在上方观望,眼中露出了惊色。

        金发男子依旧未曾死去,他的身体之外绽放出一层光影将他笼罩,那是一道模糊的影子,看不清他的长相,但释放出一股可怕的波动,护住他身躯不灭。

        “大有来头啊。”叶星河叹了一口气,看向乱云天,问道:“你们似乎知道他的来历。”

        “不知道。”乱云天却摇头,让众人大觉得意外。

        “难以确定,只是模糊猜测一些,做不得准,也不好说。”乱云天如是道。

        “越发不简单了。”多宝眼睛发光,道:“这家伙体内绝对有不少好东西,把他给扒了吧。”

        “好主意。”叶星河点头,看向乱云天等人,道:“在下已无修为,这种事要劳烦各位了。”

        众人一听迅速往后退去,满脑袋黑线。

        灵千羽无语的看着叶星河,道:“都到了这种地步,还有必要装吗?”

        “真是没有装啊,我认真的。”叶星河苦着脸说道:“我原本想要借助众人宝药恢复,但没能成功,所以现在还是废人一个。”

        “我上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你把那虬龙侠打爆了。”乱云天说道。

        叶星河一听没辙了,摊了摊手道:“那我自己去吧。”

        “果然,这家伙一直是装的!”看到叶星河转身下去的背影,众人都嘀咕了起来。

        “外面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泰山露出了思索之色,随后一声叹息:“这一笔也太狠了,整个帝路局势都被打乱了。”

        “他就这么不怕死吗?”刀狂饶有兴趣的看着叶星河。

        “说什么话呢。”多宝笑了,十分自来熟的搭上了他的肩膀,道:“兄弟说这话多见外,不是有你们在吗?现在外面肯定在寻找我们,到时候他们找上门来,我们这么多王者……”

        “可别。”剑心立马阻止了他,道:“这么大的账我们可摊不起,千万别推在我们头上。”

        开什么玩笑。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平日里帮叶星河或者是为他拼个一两次都没什么,但这一次叶星河搞得这么大,他们要是跳出来,岂不是等于承认自己和叶星河是同党?

        “我们着实没有成为公敌的勇气,这种事还是你们自己担着吧。”灵千羽轻笑,玉手在多宝肩上拍了拍。

        多宝脑袋上滑落一滴汗水:“没有公敌这么严重吧?”

        “放火烧人其实可以饶恕。”剑心说道。

        “对对对,彼此都是竞争关系,用点手段也无可厚非!”多宝立马点头。

        “但你们不该戏弄所有人,杀了人还带坑宝,这就不可饶恕了。”

        “如果是我的话,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两个。”

        “太坑了,心太黑了。”

        剑心说完,几人迅速补刀,听得那张胖脸越发苍白了。

        “其实这主意完全是叶星河出的,我完全就是跟着闹腾,没害啥人。”

        灵千羽悲悯的看着他,摇头道:“跟我们解释没用的,你还是去跟那只蛤蟆,跟那些被你们坑惨了的人去解释吧。”

        “不死也要重伤。”乱云天叹道:“那火太大了,根本遭不住啊。”

        “大兄弟你也被坑了啊。”刀狂有些同情多宝的样子,冲着叶星河所在努了努嘴,道:“你看他现在生龙活虎的,即便真的大家追杀来了也绝对能够走得脱,而且他是天体,别人不敢轻易对他动手。但你……以后怕只能蒙着脸在外走动了。”

        多宝膝盖发软,一屁股坐了下去,面如死灰:“吗的,我被叶星河坑了,恨不听徐小姐之言,这段时间果然不能跟着他!”

        “别这么绝望,更绝望的事情还有呢。”乱云天又拍了拍他肩膀,冲着前方指去。

        原来,走下去的叶星河摇身一变,信仰之力沸腾,他化作了多宝道人的模样,冲着躺在那不动的金发男子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啪!

        被虚影守护的金发男子被打飞出去,多宝的心也是一抽,随后干嚎起来:“叶星河,我跟你没玩!”

        “死胖子,你这样低贱的人也敢对我动手!”金发男子受伤太重,无法行动,唯用愤怒的眸子盯着“多宝”。

        “天下之大,就没有我多宝道人不敢做的事。”

        “多宝”拍着胸膛笑道,笑容极其嚣张,抬起双下巴道:“是不是觉得我很嚣张?我告诉你,记住我这张脸,我多宝嚣张一世,无惧于人!”

        “你他吗是不是有病!”金发男子愤怒不已,道:“你们杀不了我,也留不住我,终将被我走脱,到时候要你们死的难看!“

        “都到了这种地步,还敢嘴硬!”

        “多宝”懒得跟他废话,抓住就是一顿胖揍,力道之大,让整个紫金炉都摇晃了起来。

        但对方身上有某种神秘力量,始终护住他不灭,这让叶星河也心惊。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打不死?

        “你杀不了我,我说过的。”金发男子十分高傲,不曾低头,似乎不惧怕疼痛:“原本我是冲着叶星河来的,至于你这样的蝼蚁我连看一眼都懒得看。”

        多宝心里一抽,一个不好的念头在心中涌起。

        “恭喜你胖子,成功惹起了我的主意。”

        “我会怕你?我多宝一生行事,何须向他人解释,想揍你就揍你,我都不带怕的!”

        “多宝”嗤笑一声,态度极其嚣张,冲上去又是一顿打,一面打还一面恶语相向。

        “小子,你取老婆了没有?”

        “没!”金发男子冷哼一声,他知道这胖子不是什么好鸟,恐怕会羞辱他婆娘。

        “那你是妈生的吗?”

        金发男子脸色涨成了猪肝色,怒道:“你不是妈生的吗?”

        “那就痛快的告诉我来路,不然我提着你去要挟你妈,要她陪道爷我睡觉,给你添一个白白胖胖的弟弟。”

        “你死定了!”金发男子被这种无礼的行为彻底激怒了:“胖子,我会撕了你!你比叶星河还要出色,我记住你了。”

        “叶星河........!”上面的多宝大骂了起来,他想要跳下去,被承天给按住了,这是叶星河安排好的。

        “好好记住,记住道爷这嚣张的脸,免得将来不知道你弟弟他亲爹是谁!”

        “多宝”昂着脑袋说着,还道:“道爷来自地球,乃是帝道传承瀛洲之人,我会怕你?笑话!”

        人群之中,红娘子默默的看着,聪明的一句话都没有说,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

        进来之时,叶星河曾看了她一眼,但这个女人极会上道,又会说话又会做人。

        叶星河也没把她放在心上,一个迟早可以解决的角色,留在这里说不准也有点用处。

        “你说不说?”

        “不说!”

        金发男子冷笑,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多宝”,说道:“你也就这点本事,狐假虎威,比起叶星河还不如,你们可敢和我光明正大的单打独斗一番?”

        “不敢。”

        “多宝”说完,嘿嘿的笑了起来,伸手去解自己的裤腰带,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脸蛋,道:“道爷就喜欢你这样倔强的小男人,你今天不乖乖听话,就别怪我了。”

        “卧槽!”众人眼珠子一爆,差点吐血。

        “好污啊。”灵千羽看到俏脸通红,迅速别到一边去。

        “你要做什么!”金发男子脸色终于变了,有些惊恐的看着叶星河。

        “说不出一点有用的信息,今天道爷就玩了你,给你一个最后的机会!”他威胁道。

        “胖子,你敢用这种方式羞辱我!”

        金发男子嘶吼,他要被气疯了。

        自己何等高贵的存在,即便是那些帝子,在实际意义上也不如自己,今日竟然被一个胖子用这种方式威胁。

        “我是来抓走叶星河的!”他松口了,但还是没有表明自己的来路。

        “哦?”

        “多宝”停了下来,道:“抓他干嘛?不是杀了更直接?”

        “问出他师父的下落!”

        叶星河心头猛地一震,对方的目的,竟然是自己师父!

        “说个清楚。”

        “叶星河的师父成功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是个威胁,必须铲除,而且有人推测出了她的身份。”金发男子冷笑了起来,道:“她是帝主的姐姐!”

        “什么!”

        上方众人听到了这个声音,被惊的差点跪下去。

        帝主的姐姐,还活着!

        “你知道帝主有多少仇敌吗?”金发男子突然大笑起来,道:“他以为自己无敌一世,做事毫无顾忌,大肆杀戮,从来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也为自己埋下了祸根。在他之后,但凡跟他有所根源的人都会遭受清算,他也算聪明,不敢留下道统,而是选择了隔代传承,留下了叶星河这么一个帝主传人!”

        “但所谓的帝主传人,在我们眼中不过是蝼蚁罢了,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只要我们想,随时可以将他抹杀。但帝主的姐姐却不同,她已大成,威胁十足,而且和帝主关系更加亲密!”

        “当初帝主平禁地,灭大族,是宇宙至今杀戮最重之人,注定要遭受报应和清算!我可以告诉你,你也可以告诉叶星河。帝主的姐姐活着,他的仇人也活了下来,现在盯上了他的姐姐要施展报复,我们要将她抓出来!”

        “就如你所言,我们不介意让帝主他姐怀上几个孩子,囚禁起来,作为玩物,告知于宇宙!堂堂帝主,万世之后,他的亲姊却成了悻奴,何等可笑,哈哈哈!”

        金发男子大笑,却没有看到面前之人眼中浓烈的杀意。

        噗!

        突然,一把剑刺入了他的胸膛,将他的笑声给堵了回去。

        那是一把青红色的剑,极其锋利,开始切割他的肉体,将他骨肉一块块剥离下来。

        “啊!”

        然而金发男子心口始终被一团能量护着,天灵亦如是,当触及那之时,虚影乍现,将叶星河弹开推了出去。

        “我说过,你杀不了我!”

        金发男子脸上的肉让叶星河割了一个干净,嘴巴还能动,吐出仇恨的话语。

        “胖子,我一旦脱困,一定会将你抓到手中,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多宝嚎叫,眼泪都落了下来。

        大兄弟,那不是我啊!

        “你走脱不了。”叶星河冷冷的说了一句,收了手中的剑,暂时离开了此处。

        砰!

        就在他转身之际,一直苦苦抵抗的人影炸碎了,化作光影消散开来,让人有些错愕。

        之前都坚挺无比,怎么突然就死了?

        叶星河沉默了,回到了众人之中。

        “你这个杀千刀的,还嫌坑我不够吗?”多宝哀嚎。

        “他都死了,你怕什么。”叶星河将其推开。

        琴仙子的实力几乎是世所公认的无敌,这群人竟然敢以她作为目标,想来有相当的底气。

        而且,这群人自诩为帝主的仇人,境界一定高到了难以揣测的地步!

        “诸位暂时还是留在这里吧,我担心那家伙躲藏于某处。”叶星河说道。

        “这怎么能行。”几人都摇头,灵千羽道:“若他真的用异术躲藏,我们也别无他法,除非能将其搜寻出来,不然我们便永远困在这当中吗?”

        “也是,我尝试着寻找他。”

        叶星河盘坐下来,沟通紫金炉,却没法找到对方的痕迹,不由皱眉。

        最终,叶星河还是打开了紫金炉,毕竟大家一直封存在这里面也不是个事。

        砰!

        紫金炉打开的刹那,众人迅速冲出,炉内金色能量澎湃,狂涌而来,于炉口位置凝聚成一束金色的光,迅速射出,逃脱而去。

        “被他走了!”叶星河脸色一沉。

        “这人不好对付,要多加当心。”乱云天说道。

        “你要不要暂且去跟我们躲避一番?”灵千羽则是颇为担心叶星河的安慰。

        他们出现在一座山地之外,此处有历练者,讨论之事正是那场大火,现在这是帝路最为劲爆的新闻。

        “含恨而动,他们都在追杀叶星河!”

        “据传,叶星河到最后都没有动手,众人估算他是真的废了,所以用这种方式清除仇敌,无异于自寻死路。”

        听着这议论之声,叶星河却是笑了,对几人道:“当然不,如果那样我的计划还没有完成,我和多宝两人就足够了。”

        “我不跟你走!”多宝怒吼,眼睛通红,狂奔而走,被叶星河一把给抓了回来。

        “多宝,这一把大火的主意可是你给我出的,如今举世皆敌,你怎么能丢下我走了!?”

        叶星河愤慨大吼,山中历练者听到都是一愣。

        “啊!”多宝惨叫,比捅他一刀还难受。

  https://www.abcxs.net/book/74792/572609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