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都市之至尊狂兵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家中还有个妹妹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家中还有个妹妹

        寥寥数语,却震的人心颤裂,来人是谁,已不需去猜测了。

        一脚踏出。天地风云定。

        呼~

        劲风倒卷,凝漫天土灰、取星空黄尘,再归脚下,补全星空古道。

        未曾出手,已是神乎其神。

        后退的蛤蟆眼中满是惊骇,他身后三人亦是如此。

        “那人,未死!”

        叶星河诈死多次,但从未有过一次这般漫长。

        而且对战大盗,谁人敢言自己是诈死?

        “真是让人惊讶,传言竟不为虚!”黑山太子惊叹,往前而来。

        “驻足。”剑不归抬手,阻止了盟友的帮忙,双目凝视叶星河,道:“听闻你也用剑?”

        “用剑、用戟,亦用拳,有问题?”

        “取出你的剑来。”

        双剑争鸣,再度作响,爆发冲天战意。

        “我的剑告诉我,你是它所想屠戮的敌人!”

        “它做不到,想是妄想。”叶星河探出两指,往前而来,道:“杀你可以,但用不着剑。”

        剑不归冷笑一声,收剑入鞘,道:“既然你如此认为,那就送你上路吧!”

        同样,他依旧以剑指对阵对手。

        师太子烈皱眉,道:“这人机遇非凡,或许境界比我们要高,不可轻敌。”

        “何惧有之,来!”剑不归战意浓烈,整个散发出浓浓剑芒,冲着叶星河笔直走来。

        嗖!

        他未曾拔剑,自己却化作了一柄剑光,刺破春秋,爆发出极致的速度,瞬间来到了叶星河跟前。

        那幸存的破碎酒肆之中,射来两道目光。

        此刻,叶星河的手指方才抬上去了一些,似波澜不惊,如彗星过月,悄然而进,点在对方剑指之上。

        起初,无光无色无量;须臾,一人爆退,正是——剑不归!

        “呃啊!”

        他怒吼着,眼中冲出了血一般的光,身体整个颤抖了起来,无尽血气滚滚,从毛孔之中渗透而出。

        刹那,染红了剑士长衣,也染红了那一头的血色长发!

        “剑不归!”黑山太子两人瞬间变色。

        “不甘!”

        剑不归脚踏大地,将自身血气激发百丈开来,惊天撼地的一声爆炸之中,双剑匆匆出鞘,飞向他的双手。

        未曾等到双剑入手,颤抖的双臂砰的一声炸碎了,整个人血光狂震,喷发不止。

        “不甘啊!”

        剑者仰天嘶吼,追悔莫及,如此强敌,自己连握剑一战的机会都没有,便败了!

        一声不甘,是心中的遗憾。

        两声不甘,是人生之短暂!

        轰!

        血气震破。天灵开窍,肆虐的剑光从他破碎的手中爆发,将他的五脏六腑三关百穴射的千仓百孔,天灵透出一个血洞,整个人仰天栽倒在地。

        没有任何技巧,是最为直接的剑光入体,但那股剑光力量过于可怕,即便洞悉对手之招,他也无法将其驱逐出去,只能饮恨退场。

        帝路,终结于此;剑之一生,终结于此!

        当人倒下,当剑争鸣,几个人依旧处于出神之中。

        太快了,快的人连个接受的过程都没有,战败蛤蟆的绝代剑者,便被一招秒杀!

        “机会给过你一次,不懂的珍惜,只能送你上路了。”叶星河轻轻摇头。

        “这么强!?”哗的一下,刀狂站了起来,眼中满是惊色。

        “难道还是至尊不成?”蛤蟆眼皮狂跳。

        剑不归能胜自己是因为境界略高,而叶星河能赢,完全是在力量层次上的打击,像是降低了一个维度对敌。

        不需要任何技巧,直接摧枯拉朽的一指头点来,便是——死!

        看着下面那道黑色的影子,黑山太子和师太子烈心头狂跳。

        “不对劲,这小子不对劲啊!”师太子烈狂吼一声,道:“先不跟他打,走!”

        “还是不要走了吧。”叶星河轻声开口,道:“听闻你们在帝路之上肆虐,欺压的帝子都要躲藏,我既归来,要是不收拾你们一顿,怎么对得起众人期望呢!”

        一拂袖,黑衣在狂风之中连续闪烁,直接挡在了两位太子前方。

        强势阻拦,不让生灵之路!

        “叶星河!”黑山太子脸色冰冷,道:“你当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么?昔日的大盗未曾杀死你,将来必有大盗会取你性命,你这是加速自己的死亡。”

        “昔日的大盗不曾畏惧,将来的大盗,更谈不上!你若有能力,大可叫他们出来便是。”叶星河凝视前方黑山太子,道:“你挑衅过我,我记得你,你不记得了?”

        “不记得在天关之城后,那高高在上,对我颐气指使的一幕了?”

        黑山太子羞恼不已,道:“你不过是走了狗屎运罢了。”

        “好一个狗屎运!我的狗屎运是跟大盗搏杀得来的,你敢么?”叶星河依旧两指在前,道:“莫说大盗,今日我与你战,依旧两指对你,只要你能撑住一招,我便放你离去,如何?”

        朱无后几人已经彻底看呆了。

        叶星河杀了一个还不够,要将这些全部留下。

        “你这是摆明了跟我们作对?”师太子烈咬牙道。

        “不。”叶星河摇头,狂发飞舞,风中一定:“你们不配跟我作对,我只是想屠杀你们,仅此而已!”

        “完了。”刀狂一拍额头,道:“这家伙不知道到底走到了哪一步,看这牛气冲天的样子,感觉帝路又要出大事。”

        “正好,替死者复仇,让活着的人有个盼头!”华月儿说道。

        “复仇……”刀狂微微点头,眼中勾起回忆之痛苦。

        即便报仇,死去的兄长,便能归来么?

        “死的人终究是死去了,如我的姐姐、姐夫,还有你的兄长,我们活着的人除了给他们报仇之外,那就接替他们未完的事业,在他们没有走完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华月儿再度开口。

        点明了自己,也点明了刀狂。

        “没什么好说的了!”黑山太子冷哼一声,大喝道:“启动大阵,绞杀此人!”

        “遵太子命!”

        四处的强者发出了大喝之声,黑旗震动,无边阵光闪耀,有灭世之芒,当中甚至散发出残破的帝道威严。

        “沾了点帝威就敢来欺压世人,那就都去死吧!”

        叶星河骤然狂暴。

        与原暗帝尊大战之时,他方才知道这些人的心有多么的黑,他们的血有多么的冷!

        一颗颗星辰,亿万与自己丝毫不相干的人,说杀便杀!

        今日我对你们,也当如此!

        阵外的人只听到一声怒吼,无数黑旗直接于空中炸碎,手持黑旗的人崩裂于空中,尸体坠落而下。

        一声吼,大阵破碎。

        两位太子惊惶无比,迅速施展秘法走脱。

        “叶星河,你成功再度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你活不长了!”师太子烈和黑山太子分头而走。

        叶星河一手压了下去,如磨盘欺天,将空间碾成了碎末一般,走入当中的黑山太子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吼声,随后被叶星河一把抓了出来,只剩下一个脑袋带着破碎的身体。

        “叶星河,杀了我便会激怒我父!”他连忙道。

        “让他来吧!”叶星河大喝一声,手一震,将他打成漫天碎肉,消散于人间。

        师太子烈不敢久留,以帝道传下来的秘宝迅速逃脱。

        满目萧然,一片血迹,黑旗裹尸,述说着一抹悲壮,一抹震撼帝路的无敌武力。

        叶星河徐徐落下身,对着酒肆之中道:“割了头颅,去祭奠你哥吧。”

        刀狂走了出来,咳嗽着点头:“我欠你一个人情了。”

        “这次算我请了,不必还。”叶星河拂手,转过身去,看向朱无后几人。

        朱无后四人同时心头一颤,随后勉为其难的拱手见礼:“恭喜天体归来。”

        “恩。”叶星河点头,再见这群人,却是难以提起太多的敌意了。

        “输的不是资质,而是时间,假以时日,你也可以的,不必灰心。”

        叶星河的话,显然是说给流浪蛤蟆听的。

        是宽慰,却让他觉得有些苦涩,收剑入鞘:“首先,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其次,这是长辈对于晚辈的指点吗?”

        “不。”叶星河摇头,道:“这是坐在庙宇之中的神灵复苏,对于凡人的指点,你不要太过有压力,虚心接受就好。”

        他们全懵了。

        这家伙怎么成了这样?

        “他这个口气,好像帝路上没有人打的过他了似得。”角天龙忍不住哼了一声,道:“要真是这样,他来帝路上干嘛来了,清场的么?”

        “你倒是说得我想笑了。”花绮罗轻轻摇头,道:“天鹿族两个,天蛇族三大帝子,金乌太子竟然没死,这些人都跟他有恩怨;除此之外,还有那些至尊子嗣,他的麻烦不小,如此高调入场,怕是后续的路会很难走。”

        “随他去吧,竟能回来,这条路还会有变局啊。”朱无后轻叹一声,走向前方,告诉叶星河叶诛天之事。

        “等我走完帝路,就去朱雀族一看,很快的。”叶星河如是道。

        朱无后听得发愣,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退下了。

        等你走完帝路,那要等到何时?

        叶诛天一睡四十年,整个朱雀星上下束手无策,只有一口气吊着。

        如果不出现奇迹,或许再过上一些时间,他便会在鬼荒太祖留下的创伤之中死去。

        “你的路越走越远了。”蛤蟆没有忌讳,言语之中带着几分遗憾,道:“我们还有追上你的可能么?”

        这句话,可以说是相当敏感了。

        叶星河大笑,道:“巅峰之后,诸位可以继续,我可以许诺,绝对不会做出断绝天下人帝路之事!”

        “天体风骨傲人,实在让我等佩服。”花绮罗面带媚笑,半开玩笑的道:“不知天体还是否纳妾呢?”

        “将来成帝,纳妃的时候会考虑你的,现在就不要急着报名了!”叶星河一转身,傲然而行,带着两人离去。

        花绮罗眸子中泛起神采,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角天龙冷哼一声,道:“我等与他皆有大仇,难道忘了吗?”

        “目前看来,是没有报仇的能力。”花绮罗轻轻摇头,道:“而且他大战大盗有功于宇宙,谁还敢提半个仇字?你弟死在他手中,而你甚至你全族能够活下来,又拜他所赐。这个仇,你是报还是不报呢?”

        “看来花公主对其甚为倾心!”角天龙有些不悦的说道。

        花绮罗却不害羞,道:“自古美人爱英雄,我等走上帝路只为成帝,如今见此无敌之人,芳心暗许,需要理由么?将来等他成帝了,全宇宙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都会喜欢他,你要提前找好老婆才是,免得将来单身呢。”

        “可不一定是他,路还长呢!”角天龙道。

        “是不是他,跟着看看不就是了。”花绮罗掩嘴一笑,道:“两位要回去便回去,我就不走了。”

        “你……”蛤蟆和朱无后无语。

        “女追男隔层纱,料他有通天本领,依旧要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花绮罗娇笑着,往前走去。

        “可不一定是好事啊。”蛤蟆摇头,道:“若是那些暗中的存在出来,清算的也一定是他。”

        “近水楼台先得月,反正我要跟着,你们随便啦。”她摆了摆玉手,跟了上去。

        “女人,难以理解的生物!”蛤蟆哼了一声,道:“好歹也是有名的强者,就如此依附于他人吗?”

        “这个……”朱无后叹了一口气,道:“说句实在话,如果叶星河真的能够成帝,他要是喜欢男人,你可能也会忍不住的。”

        “滚!”蛤蟆大怒,也往前而去。

        “你的身体为何如此诚实!?”朱无后惊问道。

        “我是想要看看,他到底到了什么境界,一路往前,何时被击败!”蛤蟆眼中精光闪烁,道:“总不能一路横推到帝路尽头去。”

        “万一真是如此呢?”

        “万一真是如此……”蛤蟆沉思,道:“家中还有个妹妹……”

        朱无后跌倒。

        叶星河速度极快,追他的人并未跟上,反倒是他被一道影子给截住了。

        “你早已在此等我。”叶星河看着面前之人道。

        她的眸子有波澜,似乎也有些胆怯。

        “我……能否和你一谈?”

  https://www.abcxs.net/book/74792/572612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